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程序资料 评论中心 Tag 论坛 其他资源 搜索 消息中心 联系我 关于 RSS

冷暖人生路------投资龙华房地产让我得大于失《1》


日期: 2002-04-05 14:00 | 联系我 | 关注我: SteemIT, Twitter, Google+

龙华。在1991年时,它是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小镇。一个在深圳地图上,只有一个小圆点的 镇。

当时从深圳市进出龙华只有两条路。一、从布吉镇、走水径、岗头(雪象)、板田、民治到 龙华。二、从西丽、出白芒、石岩、水田到龙华。

在1991年的龙华,可以说除了外资加工厂,仅有几家镇办企业,当时的本地人口、加外来打 工人员最多只有12万人。敢肯定的说不超过13万人。而且分布在不同的自然村。

在91年的中秋节前后,(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我三次从田贝出关,到布吉为“难看”的服 装,寻找外发加工厂,这些事情只能是我出面,“难看”是做不了这类谈判交易的。她本身 也不善言词。

我第一次经过华龙华时,它当时并没有吸引我的目光。那是在88年,我代表大师兄去公明镇 考察一家外发加工厂。

车窗外的龙华,除了为数不多的几间外资加工厂,其它的不会比我的家乡好多少。鸡鸣狗吠 的乡村特色,让人感觉回到了乡村的田园生活。加上工作的特殊性,匆匆而过。并没有留下 丝毫的好感。

为了找到一家加工费用低廉、交货准时、质量保证的服装厂,我在市内找了不下20家厂,都 因费用过高,厂家本身的货源充足而告吹。

关外,成了我选择服装加工厂的唯一目标。先在布吉镇寻,仍旧是无法谈成。只好扩大范 围,为了完成“难看”交给我的光荣任务。我第二次踏入了龙华这一片处女地。

一连三个周末,我都在龙华寻服装厂,最后与几家谈的还算有了眉目,为了降低成本,我筛 选出二个厂家,一家在现在龙华的牛栏前村,向民治方向的一个水塘子边上(以下称A 厂)。一家在龙华的龙屋村(以下称B厂)。(因为未经对方同意,本人不在此点出厂 名)。

A厂工人不多。200人左右,厂长是我同乡。一个当时45---50岁的豪爽中年男子。同乡的关 系,加上他厂的货源不足,很快条件就谈的七七八八。A厂长为人热情,也能喝上两杯,在 一个路边店,我们喝的、谈的都还算是愉快。

B厂人更少,工人不足100。货源更是紧张。看了B厂的样板质量还算可以。加工费也比A厂低 出5%左右。厂长、经理都想留下我这不算大但经常有货的顾客。可生产能力让我不敢下决 心。

老乡加工人多的关系,我决定与A厂商谈,酒喝起来时间就很快过。当我与A厂厂长分手时, 已经是满天的星斗。习惯于夜生活的我,离开路边店时,还没有想到会没有车回市内。 当我在现在万众城与油松村的十字路口,等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发现回不去时,此时我才真的 心发慌。想打一个电话告诉“难看”都寻不到电话可打。

当时就有摩的,只是不象现在的多。看我一个人站着等车,一个摩的过来问我去什么地方。 我告诉他要回市内,他说,现在别想等到车了。回市内的车都停了。想回去,有两个方式。 一是到布吉坐车。二是走小路过二线哨所到梅林。

送到哨所10块、到布吉30块。人民币的差距,让我选择了梅林。只要到了梅林,我就知道如 何回家了。

摩的很快将我送到了现在的梅林海关位置,当时有一个哨所。两位武警战士值班。我站在哨 所位置能看得到市内的灯光,可我磨破了嘴皮子也不让我过去。只好再给摩的10块钱将我载 回原地。

回来的路上,我发现摩的在弯弯曲曲沙土路上,也仅仅用了15分钟,在等车的路口再与摩的 讨价还价。最终我用了35块钱才到布吉。摩的告诉我,不是他要涨价,10。40了,太晚。我 送你到布吉回来我都很怕。10。40分在当时确实很晚,按现在正是人头涌动之时。

摩的在岗头(雪象)位置,后车轮没有了气,推了近500米才到岗头(雪象)。司机一连敲 了好多家店,总算是叫开了门,修理师傅说后车胎爆了。

在修车时,我与司机聊天,天生好奇我的,问司机,刚才到哨所有多少公里,司机说15公 里。

我告诉司机,钱都给你了,我不会要回来,我只是好奇,当时我看了表。你的摩托车也不会 飞。请你告诉我从路口到哨所有多远。

司机听说不要回钱,仅仅只是问距离,他很老实的告诉我。从路口到哨所最多6公里,白天 10分钟就可以到。只是路不好走,要是路好还能快一点。

我当时只是好奇,并没有想到买房子。

到布吉,我给了司机40块钱,谢谢他告诉我实话。在布吉等车回田贝时,我东张西望,心里 老是有一结解不开。为什么龙华不能修一条路到梅林。这样龙华进出深圳不就方便了吗?

到田贝,我刚下车,就我到大“难看”抱着小“难看”在路边上张望。看我过来,大“难 看”哭,小“难看”笑。

我却特有精神,我告接过小“难看”。却笑话大“难看”的样子是真难看。我粗略的告诉 她。今天是我的错,喝晕了头。也没有电话。保证下次不重犯。

餐桌上,啤酒温了、饭菜冷了。在“难看”的泪眼监督下,我狼吞了一个够。

心里好庆幸,有老婆真好!!

在几次与A厂的加工过程中,每次我都体会到交通的不方便。

国庆节后的一个星期天,(具体时间不记得)。我到A厂接货,厂里因停电要推迟几个小 时。

我瞎晃悠到小店,刚好碰到当晚载我的摩的。我的好奇心突发,叫上摩的再到哨所去看看。 我想知道这条路是不是真的能到梅林。更想测算一下真实的距离。

哨兵仍旧死活也不肯让我过去看看,我只好押下所有的证件。还押上了钱包。只要求到哨所 过去的山坡上看看。哨兵看我不象是偷渡的样子。留下一个人值勤,一个人陪我到山坡上。

当时甭提有多兴奋了,我看到了黄木岗、现在深大电话公司周围的一片住宅区。还能看到罗 湖桥对面的山,但只能听到北环路上的车声。看不到车。

好近呀!可为什么没有公路?山坡并不是太陡,修路应该不是太难。梧桐山都打了隧道,这 里就一定会修路。就算是修路不行,打隧道总行。

“要想富、先脱裤”。我在前几次看房时得出的结论。让我将二线电线网定义为裤腰带。这 一条腰带一定会解下来。最少也要拉开一条拉链。

当我拉货交货后,我在报摊上寻深圳地图。可怎么看也看不出市内到龙华到底有多远。回到 家里,我用尺子量出距离,按比例尺计算出结果,我当时相当惊讶。龙华到市政府的距离。 比布吉到市政府距离只远了3公里。

3公里的距离汽车只有5分钟,我问自己。要是我是“市掌门人”。我就一定会打通这一条通 道。即便是怕丑,不好意思将裤子脱下来。我也要拉开一条拉链。要是我是龙华人,我也会 要拉开这一条拉链。

我将地图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半天,可寻不出一个理由来证明有修路的必要。仅仅是为了富就 要修路。这点理由我认为太轻了。只能寻出更重要的理由来证明,否则我连自己都说不服自 己,就别说是政府了。修路不是几块钱的事。要动工,总得有一个堂皇的理由。

我试着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当时深圳进出香港只有两个公路通道。文锦渡、沙头角。文锦渡 到水库天天都堵车。水库到沙湾的路上经常出交通事故。从水库走布心花园到布吉的路上, 堵车也是家常便饭。

可我认为这理由仍旧太轻,堵车可以用交警来维持。理由太轻。只好丢在一边不理。

日字不知不觉过去了。“难看”的冬装订单很多,我来去龙华的次数增加。龙华对我的印相 越来越深。

一次我陪一个原来的香港同事去东湖宾馆玩网球时,龙华必修路连通市内的理由让我寻到 了。我和原来的同事从东门到东湖宾馆,在过了竹园宾馆之后,用了近一个小时才到东湖宾 馆。

原来的同事坐在车里不停的骂,深圳就DMT只会罚款,不会修路。的士司机也骂,天天罚我 们违章,也不想想车这么多要我们怎么走。

我问司机,是不是天天如此。司机说,今天算是好的,车还能动一动,到了星期五、星期 六。这条路没有的士愿意来。

等到党校前面的三岔路口。你看看,全是香港车。该死的交警,为了讨好香港司机。肯定是 先放从文锦渡过来的车。我们成了没娘的孩子。只好傻等。

我当即想起来了,从沙头角过关的车也只能从这一条路过。二个关口一条道,不挤成一堆才 怪。

交警讨好香港车。肯定不是出自他的原意。这其中肯定有猫腻。交警也是深圳人,再傻也会 明白,会骂娘的不只是香港人,深圳人同样也会骂娘。

交警执勤的行为、一边倒的处事态度、如此好的忍耐力。让我想起“反常”二字。我问自己 平时如狼似虎的交警,到了这一个执勤点,怎么就成了“猫”?


 文章评论
目前没有任何评论.

↓ 快抢占第1楼,发表你的评论和意见 ↓

发表你的评论
如果你想针对此文发表评论, 请填写下列表单:
姓名: * 必填 (Twitter 用户可输入以 @ 开头的用户名, Steemit 用户可输入 @@ 开头的用户名)
E-mail: 可选 (不会被公开。如果我回复了你的评论,你将会收到邮件通知)
网站 / Blog: 可选
反垃圾广告: 为了防止广告机器人自动发贴, 请计算下列表达式的值:
6 x 3 + 5 = * 必填
评论内容:
* 必填
你可以使用下列标签修饰文字:
[b] 文字 [/b]: 加粗文字
[quote] 文字 [/quote]: 引用文字

 
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猎户星 Google Earth 程序资料 程序生活 评论 Tag 论坛 资源 搜索 联系 关于 隐私声明 版权声明 订阅邮件

程序员小辉 建站于 1997 ◇ 做一名最好的开发者是我不变的理想。
Copyright © XiaoHui.com;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