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程序资料 评论中心 Tag 论坛 其他资源 搜索 消息中心 联系我 关于 RSS

冷暖人生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21》


日期: 2002-04-15 14:00 | 联系我 | 关注我: SteemIT, Twitter, Google+

我当时是真的很生气,也特别恨自己。我付出了这么多,可是次次都要看人脸色,所以我 退,退到一个不须要看人脸色做人的地步。因为我从小到大,看人脸色做人做的太累了。让 我从骨子里想站起来。

所以我在工作中,对同事们的心情特能理解,只要我能关照到的,我肯定会先关照,不到万 不得已,我决不给人脸色看。就是我想对同事发火,我也会先将门关起来,一对一的发脾 气,我得尊重对方。

对着黄老板,我完全失去了仪态、也失去了自我控制力。我气急败坏、乱七八糟的发泄了一 通。现在回想起来,脸都发烧、心也乱跳。可是在当时,我是真的乱了心智。

黄老板给我倒茶,拿纸巾给我,叫我冷静一点,你就当作逢场作戏,看在H老三的面子上, 做好这一次再说,你刚才都答应下来了,大哥我能理解你的痛,别再生气了。

我去洗手间好好的洗了一下,对着镜子,我真想给自己两巴掌,可我不敢,我后面一连几天 要见人,要抛头露面。

我对黄老板说,大哥,很对不起,我压抑着自己太久了,从来不敢发泄,也没有机会、没有 地方去让我发泄,刚才太失礼了,请大哥你别怪我。

黄老板拍了拍我的肩膀,兄弟,我能理解你,我也曾遇到过你同样的事,而且可以说,你这 些事算不了什么,我遇到过比你更难看的事,我也与你一样发泄过,后来我实在是做不下去 了,才跑出来开了这一间酒楼。

可我现在看开了,因为酒楼里天天看见这类人。见怪多了也就不怪了,我只是赚他们的钱, 管不了这么多,兄弟,你现在没有办法了,你得做下去,H老三的摊子铺的太大、太快,你 想不干都不行。

只要你记住我说的,不捞钱进口袋里,你就肯定没有事。兄弟你不做,H老三也会请别人来 做。别人也是人,为什么别人能做,你不能做,想开点。别这么偏激。

钱又不是你的,他们吃、你也吃,你不请他们吃,有很多人愿意请他们吃。你用“爷”的钱 请他们吃,你想那么多做什么?

你信不信?好多人想用自己的钱请他们来吃,还不一定请得到、也请不动,你不认为你比很 多人更有面子吗?你要学会做阿Q,人生路上,很多无可奈何的事情,你要是想不开、看不 透。你会气死。

他们检查?查个屁,检查只是一个名目,找一个理由。来玩、来吃、来喝、来看风景才是真 的。

检查组,王八蛋,喝酒吃饭组好听些,你都知道了,钱。H总不会动、R副总不敢动,有他俩 个在这里守着,兄弟你就是能飞,你也动不了什么东西。

让你一吵,我都想骂娘,你看看外面那群家伙,天天泡在我这里,一餐几千、上万块,MD, 他们几个人的工资,全加起来也不够一瓶酒钱。

我虽然从心底里讨厌这群王八蛋。可我还要对他们笑脸相迎,为什么?因为我看中的是他们 那永不干枯的口袋。

兄弟,他们吃“爷”的,我吃他们的,他们吃了没事,我吃了更没事。你就像我一样去想, 当是曲线救国吧。

你看看我的酒楼里,员工是不是很听话?因为我赚了这群王八蛋的钱,我就发多一点给工 人,工人们要养家活口,我给多一点,等于帮了别人。也算是找一点良心上的安慰吧。

对这些王八蛋,你大哥我现在是再也不手软了,他们要的是排场、面子,我给够面子给他 们,我要的是银子,只要他们付足银子给我,我就认为是两清了。

不怕你笑话,每次在这群王八蛋喝得差不多了时,我开给他们的洋酒,全是酒精对红糖加白 开水。一瓶就收他们千儿八百,最多的一次,我一瓶“红糖酒”收过2千块。

因为他们的钱,我不收别人也收了,那为什么我不要呀?兄弟,在我酒楼对面有一个要饭 的,我每开一支“红糖酒”,我就过去给他50块。回来我就“烧一柱香”给关老爷。

有时我还故意加多一点酒精下去,我想让这群王八蛋,醉它个半死,去医院躺十天半个月, 只要不喝死人,我就没事。鬼叫他们喝这么多。鬼叫他们总是仗势欺人。

听了黄老板这一席话,我明白黄老板说H总要是有事,也是胃、肝、肠子、屁股眼有事是什 么原因了?喝多了酒精,胃、肝。不被烧坏就怪事了。

我说,大哥,你这样做,你不怕来世托生成动物?你会害死人的。他们也没有得罪你什么, 何必下这种死手?让人知道了,你会有大麻烦。

兄弟,你真是妇人之仁,他们没有得罪我?你看看,外面的人,除了城X、消X、X生XX站、 交X、公X、供X、工X、X务、还有几个是别的人?兄弟,他们个个都管着我。

要是他们单只是来吃饭、喝酒,我不会这么做、也不敢这么做,可他们经常来拿、来要。过 年过节来要东西我不敢说,平时三姑六姨七表弟来了,也要这要那。个个都来要,我受得了 吗?我不给他们,他们就来寻事。

只要让他们寻到一点小事,一罚就是5千、1万。我说多两句,他们就叫封我的酒楼,你看看 他们,每一个都有权利封我的酒楼。兄弟你说我难不难?我能不忍吗?你这档子事,算个什 么小菜啊?

我的酒楼刚开张时,我也死顶着不给、不让。可我半年内让他们罚了十几次,兄弟,我每个 月都按时交费,每个月我要交各种费用7万多,可他们还是横挑鼻子竖挑眼。

你记住,别人有心要找你麻烦,没有找不出理由的,我们都是人,都不可能十全十美,这世 界没有十全的人和事。我开酒楼,这么多的员工,单卫生一项,就够我吃一壶了。因为卫生 是没有铁定的标准的呀!

我交上去这么多钱,他们还来要这要那,我不剩他们喝多了几杯时,狠狠的捞多几两银子回 来,你大哥我早就破产了。

兄弟,你说你做狗冤枉,我这才真的叫冤枉,你是用“爷”的钱去接待别人,你都不肯去 做,我的钱可是我自己的,用自己的钱招待人,我还赔上笑脸。喝了、拿了我还得对他们 说,下次再来。

我问黄老板,大哥,你没有让我喝过酒精吧?我的胃现在不好,不会是大哥你弄的鬼吧?

兄弟,你们来我这里吃,钱都是你们自己赚的,虽然来路也不是很正,可以肯定的说,不是 我交上去的钱。加上H老三的面子在,我敢吗?不说了,说这些没劲。

总之一句话,你今后出去,最好别喝太多的酒、更要少喝洋酒。钱是“爷”的,命是自己 的。想喝好酒,自己掏钱去买,酒楼里,越贵的酒越假。

不说这些无味的东西,我们说正事。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弄,需要我帮你什么?

大哥,正事其实不必太操心,自从你上次教我后,我就想过了,我也早就准备好了。他们来 是迟早的事,所以我做好了准备。今天是我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说说我准备的情况, 看看对不对,请大哥你教我如何做。

我说,大哥,刚才H总介绍了五位上司的各种情况,我在记录的时候,我就有了想法。副行 长肯定与同来的女性有一些特殊关系。这点我从H总介绍时的语气轻重之分中体会到了。所 以我在安排房间时我要动一下脑子才行,这点明天再说。

四个男性中,其中有两个爱打麻将,我想请老高与老赵来帮我应付,请他们在麻将台上送上 几两银子。老高与老赵是麻将高手,我得告诉他们,只能输,又不能输的太明显。也不能输 的太多。得有一个度,这个度是多少,我想听听大哥你的意见。

有一个爱好书法,大哥,你帮我弄它几十张好的宣纸来,再弄一套最好的笔、墨、镇纸过 来,请他为你的酒楼挥毫泼墨,在你的酒楼里,他挂几张他的字出来,证券部也弄几张挂起 来。写完字之后,笔、墨、镇纸就当作这个人纪念品。用大哥你酒楼的名义送给他。

H总介绍说,女的特别爱打扮,我想请肖老板帮我搞掂她,将她泡在美容院里,让三十二岁 的她回到二十二岁去,我要让她永远记住深圳,永远记住我这农民。我想再请肖老板弄一套 最高档的化妆品给她。一套不行,两套也可以。她是最难缠的人物,我想请我的表妹、小秦 两个人,每天全方位的伺候她,陪她逛商场、逛她想去的地方。我要给她按两道门,一定要 堵死这一个最能找麻烦的口子。

另一位是H总的茶友,这个人与H总的交情最好,我也就好办了,H总刚才提示我了,要我找 叶老板来帮忙,让叶老板陪他神侃茶道、茶经、茶文化。喝就喝雪水泡“剑毫”。再叫叶老 板请他去茶叶店,让他自己挑茶叶,请叶老板当他俩个人初交的礼物送他。

最后就只有副行长一个人了,也是最难搞的一个。从H总的介绍中看,权、色、奇、新都很 好。更主要的是好面子、而且酒量无敌。

这点我想到了,我想请几个比他更有权的朋友来帮我抬高他,我的想法是,请我几个穿制服 的朋友穿着制服过来。我这几个朋友,酒量特好,请他们陪副行长喝一个够,最好灌得他晕 头晕脑。只要不上医院,我就不会有事。

他们只来三天,可我想让他们主动的多留一天。这样才能加深他们对我印象,我要么不做, 动了手,我就一定要做好。大哥。我将时间是这样安排的,第一天,他们一到,先休息一 下,之后就到你这里来,为他们接风。吃饭、喝酒、喝茶、打麻将。

第二天,我请几位制服朋友,用他们的车,将这一行人拉进去中英街,我不想去办证件,我 要让他们比别人高一等,坐“特别车牌”的车,不要排队、不要让他们下车,直接进去中英 街。这点我有办法做到。我要好好的让他们牛一把、威一次!之后去海水里让他们一行人泡 一个够本。

第三天,我想让他们去制服朋友们的“大家庭”里,吃忆苦思甜餐,请他们玩枪,从手枪、 步枪、冲锋枪、轻机枪、重机枪我都要让他们过一把瘾。我请他们去吃忆苦餐的目的是,我 想用证券部的名义,给制服朋友的兄弟们赞助一笔。

总的用也是用掉、吃也是吃掉、玩也是玩掉。我还不如给我们的“钢铁长城”做点好事,也 帮了朋友。更多的是,我想今后这类人来的一定很多,我得留下一个很有特色的地方接待这 群“爷”。

大哥,刚才我发泄了一通之后,我也想通了,我不做,别人一样会做,你教我的,曲线救国 这一招,我们是不谋而合了。我想利用他们的好奇心,搞一个什么X民共建。我要逼他们做 一篇大文章。总之我是让人踩在地下,我还不如再使一把力,捧他们一把,送他们上云端。

花花轿子人抬人,我再不愿意做,我也只是一个轿夫,不抬他们,我也要抬别的人,那我干 脆做好我轿夫的本份。让他们少找我工作上的麻烦,我也就能省点心。更主要的是。H总说 了,要让来人知道,H总他请的人,不是孬种。

我安排的这些地方,敢肯定他们都没有到过,也没有玩过。我可以说,我安排节目,时间上 没有办法变,因为那不是我能控制得住的。我要让他们先玩后检查,如果我这么接待他们, 他们还要找我麻烦,我也就尽了力了。也对得起H总,天不给我机会,我也只好回去种地 了。


 文章评论
目前没有任何评论.

↓ 快抢占第1楼,发表你的评论和意见 ↓

发表你的评论
如果你想针对此文发表评论, 请填写下列表单:
姓名: * 必填 (Twitter 用户可输入以 @ 开头的用户名, Steemit 用户可输入 @@ 开头的用户名)
E-mail: 可选 (不会被公开。如果我回复了你的评论,你将会收到邮件通知)
网站 / Blog: 可选
反垃圾广告: 为了防止广告机器人自动发贴, 请计算下列表达式的值:
8 x 4 + 2 = * 必填
评论内容:
* 必填
你可以使用下列标签修饰文字:
[b] 文字 [/b]: 加粗文字
[quote] 文字 [/quote]: 引用文字

 
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猎户星 Google Earth 程序资料 程序生活 评论 Tag 论坛 资源 搜索 联系 关于 隐私声明 版权声明 订阅邮件

程序员小辉 建站于 1997 ◇ 做一名最好的开发者是我不变的理想。
Copyright © XiaoHui.com;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