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程序资料 评论中心 Tag 论坛 其他资源 搜索 消息中心 联系我 关于 RSS

程序员小丁(十三)


日期: 2002-04-30 14:00 | 联系我 | 关注我: SteemIT, Twitter, Google+

以前王茵总是觉得自己生活的圈子特别的小。王茵自己在北京的同学很少,她的同学

大多在上海或广州深圳。在公司里面同事间来往也少,没有什么朋友。算来算去只有小丁

和小丁的朋友构成了自己的朋友圈子。而小丁的朋友中,那个林俞诗一脸的傲气,似乎不

食人间的烟火也没有太多趣味;而那个谭健明呢又仿佛是从另外一个生活圈子里来的,与

自己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只有小丁是在北京离自己最近的人了,他给过自己很多的帮助,

他拘泥于现实平淡的生活,没有什么生活的情趣。生活没有太多的机会让自己去接触更加

大的圈子,只有安于现实了。可是王茵自己心里明白,自己并不甘心如此无生趣地活着。

这次换了一个工作环境,王茵就发现自己的圈子被极大程度地扩大了。自己的朋友可

以是来自五湖四海,他们给王茵以极其开阔的视野。原来没有联系的朋友同学竟然早已经

猫在了网上等待自己的加盟呢,他们看到自己就如看到了失踪很久了的孩子般那么热切地

呼唤自己,与他们在一起,大学期间那些五彩缤纷的日子似乎又能够在网上延续。陶龙僖

专门在一个免费区域为他们同学做了一个论坛广场,成为了那里一呼百应的组织者。在公

司里面陶龙僖也是那种非常活跃(一如他在大学期间那样)的人物,经常组织部门的同事

出去玩。部门里的同事是清一色的年轻人,陶龙僖和王茵可以算是老人了,然而与他们在

一起,王茵发现自己的心依旧是年轻,遗憾的是它在年轻的时候却沉寂了。生活留给自己

能够保持年轻心态的时间不长了,每次想到这里王茵就有些恐惧,就极其的想抓住什么依

靠。

在原公司的时候,或者说与小丁在一起的时候,王茵有什么话都对小丁说,他是王茵

唯一的可以倾诉的对象。而现在王茵却发现原来一直以来,小丁只是一个忠实的听众而已。

他不懂得如何宽慰自己,他不知道自己内心的渴望,他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沟通,他只是

一味地听,听,听。而网上的朋友同学和陶龙僖他们却是如何的敏感,自己的一个叹气或

微笑的符号就能够让他们猜出自己的心思。尤其是那个陶龙僖,人不仅能干开朗,心还非

常的细,这点是小丁无法比拟的。王茵刚刚进入网站开发部的时候,人生地不熟,业务也

不熟悉。陶龙僖在王茵上班的第二天就请网站开发部的所有人员一起吃了顿饭说是欢迎王

茵的加盟。在饭桌上好象什么都很好解决。陶龙僖说王茵是我的老朋友,大家多关照。看

得出来,陶龙僖的威信较高,同事们都说没有问题,陶经理的朋友还有什么好说的,大家

都相互关照嘛。就这顿饭不仅让王茵感觉到了以前公司所没有的人情味外,还真的为以后

良好的工作氛围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后来大家都尽量照顾王茵,这当然也是陶龙僖的能量

很大的缘故。

陶龙僖是那种精明能干的典型的上海人。也许是太过能干了,好几个女朋友都告吹。

吹了也就吹了,对他也没有构成什么伤害,他照样精明能干。可是他心里一直对一个女孩

耿耿于怀,那就是父亲的老朋友龙教授的女儿龙茵,那是自己初恋的女孩。她是那样纯净

那样柔弱,好似天生就需要自己去呵护。从小到大,两个人一直是好朋友。大学毕业时两

个人明确恋爱关系,两家都非常的高兴。可是好景不长,陶龙僖在一个叫欧阳丽丽的女人

猛烈的攻击下,内心有了些许动摇。她与龙茵是两种风格的女人。她是那么热情奔放让人

感到轻松又让人想占有。唯一令陶龙僖内心歉疚稍轻的那就是,他从来没有主动约会过她。

并且与她的约会也是有限的几次,毕竟龙茵是他的真心所爱。而她,只不过是无法拒绝的

一个刺激和冒险。可是就在最后一次约会时,就在他无法自制地吻了她的时候,龙茵出现

了。到底是天意还是这个女人的精心设计陶龙僖不得而知。自尊心非常强烈的龙茵受不了

这个打击,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一切的解释都没有任何效用。悲伤的龙茵考了

TOEFL&GRE,到美国留学去了。后来的两年内稀里糊涂地处了几个女友,却总是不欢而

散。

年纪大了,那种经历多了,就发现好象没有什么女孩子能够激起自己爱的激情了,太

小的幼稚,太大的又沧桑感太重,只要将她们与龙茵一比较,兴趣顿无。那天在聊天室里

与老同学小孙聊起女朋友的事情,不禁将自己的无奈厌烦的心思说了出来,小孙安慰他说

积极地去找,说不定她也正在找你呢。就在那天回家的时候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王茵。

看到王茵除了见到老同学的高兴外,没有给陶龙僖任何震撼。甚至小孙说的话也没有

想起过。王茵太普通了。在念大学的时候,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陶龙僖从来就没有觉得

王茵有什么地方可爱过。总是听得她们同寝室的人说她心眼小,自私。后来反正也与外系

的一个男生处了朋友,毕业的时候就化作分飞燕了。

陶龙僖也是刚刚到北京不久,能够遇见老同学,自然是高兴。他很高兴地请她去吃了

顿麦当劳,然后又请她去男孩女孩酒吧聊了一晚上。阔别四年,她也有了变化,老了,同

时比以前会打扮了些。然后呢,显得比以前忧郁,好象过得不太如意挺需要人照顾似的。

这点却与龙茵很相似,咳,她们的名字都是相同的呢,以前自己居然没有发现这一点。

不仅是出于对老同学的关心,陶龙僖更多的是出于对以前那种关照龙茵的怀恋,他处

处关心照料着王茵。在王茵生日那天他组织了原来班上的一帮朋友在他自己开的一个聊天

室里为她庆祝了一番。

王茵过生日好几年都没有那么热闹和开心过了。王茵从来也没有过过如此别致的生日,

那样的方式也许只有陶龙僖才能够想得出来吧。那么多的同学,四年之后,恩恩怨怨早已

经消散,只剩下无尽的祝福和俏皮话。那个胖子、那个兜兜、那个咪咪都已经生孩子了,

动作够快的。不过她们就是生了孩子之后更加德行,一口一个姐妹间的私房话都让王茵脸

红。可是脸红什么呢?王茵暗自想也应该如她们说的那样应该经历这些事情了。可是小丁,

那个除了程序就没有别的的小丁,他只是打了个电话祝贺自己生日快乐,然后问晚上有空

吗我为你祝贺祝贺。以前小丁为自己“祝贺”过两个生日,可是祝贺完毕王茵除了感觉自

己又老了一岁外,就觉得生日与平常的日子没有任何区别。打死他也想不到别的庆祝方式

了。王茵倒也不象那些情窦初开的少女会为这样一个别致的生日而感到幸福无比,毕竟能

够感动她的事情也越来越少。只是一旦将小丁与陶龙僖为自己设计的祝贺比较起来,王茵

就感觉有些憋气。王茵一赌气就告诉小丁说晚上要加班,生日不过也罢。小丁没有听出王

茵的不快,就说那好吧,你下班后早点回家吧。

那天从聊天室出来,陶龙僖又组织了几个同事到顺风鱼村为她庆祝生日,同样是喝酒

唱歌,王茵却发现比那次与小丁的朋友们聚会来得痛快。与林俞诗和谭健明他们在一起总

有种说不出来的拘束,而在陶龙僖和年轻的同事面前,自己却能够如此地放开自己,没有

任何拘束,反而感觉自己年轻了很多。

庆祝完毕已经很晚了,照例由陶龙僖送王茵回家。就在陶龙僖和王茵钻出出租车往楼

里走去的时候,陶龙僖非常自然地将一只手揽住了王茵的肩膀。王茵感到一种燥热倏地流

到全身,自己的心久违地怦怦跳了起来,头无力地靠在了陶龙僖的肩上,随着他的步伐朝

前走。这时的王茵感觉不到陶龙僖与往常一样正常的心跳。


 文章评论
目前没有任何评论.

↓ 快抢占第1楼,发表你的评论和意见 ↓

发表你的评论
如果你想针对此文发表评论, 请填写下列表单:
姓名: * 必填 (Twitter 用户可输入以 @ 开头的用户名, Steemit 用户可输入 @@ 开头的用户名)
E-mail: 可选 (不会被公开。如果我回复了你的评论,你将会收到邮件通知)
网站 / Blog: 可选
反垃圾广告: 为了防止广告机器人自动发贴, 请计算下列表达式的值:
10 x 3 + 4 = * 必填
评论内容:
* 必填
你可以使用下列标签修饰文字:
[b] 文字 [/b]: 加粗文字
[quote] 文字 [/quote]: 引用文字

 
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猎户星 Google Earth 程序资料 程序生活 评论 Tag 论坛 资源 搜索 联系 关于 隐私声明 版权声明 订阅邮件

程序员小辉 建站于 1997 ◇ 做一名最好的开发者是我不变的理想。
Copyright © XiaoHui.com;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