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程序资料 评论中心 Tag 论坛 其他资源 搜索 消息中心 联系我 关于 RSS

程序员小丁(十四)


日期: 2002-04-30 14:00 | 联系我 | 关注我: SteemIT, Twitter, Google+

除了编程序,小丁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做什么。自己既手无缚鸡之力又笨嘴拙舌,做什

么好呢?母亲曾经不无侥幸地对小丁说幸好你考上了大学,要不你这一辈子还不知道怎么

过呢。母亲在乡下教了一辈子的书,她本人也是个乡下人,眼界自然局限。她不知道现在

很多的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或者即便是找到了工作也只是个半死不活的糊口的工作,要

想在北京这个地方买房子、结婚和生子难着呢。母亲不知道这些,但是小丁是有切肤之感

的。当初在在电子研究所工作的时候,一个月才一千多一点,除去伙食和其他花销,每月

所剩无几,这样下去一辈子也买不起房子。现在自己的房租都要800多元,在研究所的时

候根本是无法想象的。所以小丁比母亲更加多了一份庆幸,那就是自己在填报高考志愿时

稀里糊涂地选择了计算机系(那个时候小丁根本就不知道计算机是个什么样子)。这几年刻

苦的钻研计算机,小丁发现只有计算机才是自己唯一正确的选择,因为与计算机打交道比

与人打交道容易多了。当然,更加重要的是如今计算机正是大行其时,有关计算机的工作

容易找,薪水又高,真该感谢冯.诺依曼和埃克特等研制计算机的先驱们了。

最让小丁依恋计算机的莫过于计算机给他的巨大的成就感了。每当一个项目完成,小

丁看到自己的辛苦变成了产品,那种无以比拟的成就感就油然而生。那可是自己智慧和辛

勤劳动的结晶。自己的思想通过一种叫做程序语言的东西变成了现实,其过程既辛苦又刺

激。那些语言多么可爱啊,If...else...then...(如果...否则...那么),For...Next(循环),continue

(继续循环),break(终止循环)等等,他们给你提供了足够的实现方法,只要求你有足

够的智慧。一个简单的“如果...否则...那么”语句,就可以考虑各种有可能的情况,而针对

每一种情况你又可以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可是在现实的生活中,你却不可能有什么“如

果那么”的,你只能够选择一条路走下去,一旦选择了这条路,你永远回不了头。计算机

通过“如果那么”往往可以获得最优化的结果,而人的一生注定没有选择优化结果的权利,

你只能够选择一种情况,并且一直在这种情况里面与命运进行或友好或不那么友好的对话。

每次用到程序语言小丁就感觉自己是个真正的大师,那些语言在自己的组织下,非常的听

话地展示出了自己的思想。只有这个时候自己才是才思敏捷,伶牙俐齿。用这样的语言时

间长了,就发现自己现实的话语能力正在一步一步地退化。用林俞诗的分析便是小丁正在

被程序语言所奴役,而林俞诗自己却在试图奴役语言。

林俞诗对计算机的语言在大学期间也是很了解的,而现在他却对诗的语言却非常纯熟

了,纯熟到小丁看完后心里痒痒的。看林俞诗的诗,小丁就发现自己那敏捷的逻辑思维却

被什么缠住了一般难以解开。林俞诗的诗都很长,每句之间衔接非常的慎密,由此小丁知

道林俞诗并不是在胡说八道,可是每句诗的意思总是若隐若现,叫小丁很难把握他到底在

说些什么。通篇看下来又能够隐隐约约地发现他要表现的某种情绪。看到林俞诗灵活纷飞

的诗句,小丁虽然看不懂,但是还是相信林俞诗是能够奴役诗的语言的。

小丁曾经问过林俞诗你写这样的诗我看不懂,你想表现什么呢?林俞诗的回答就让小

丁颇费解了,要是我能够对你准确清楚地表达出我想要表达的主题我就不用诗了。小丁知

道林俞诗并非讽刺自己,想想连林俞诗都不能够准确清楚地表达出来,自己还费什么劲去

看啊。自己看诗也是因为林俞诗是自己的兄弟,要是看别人的诗的话,那纯粹是附庸风雅。

可是,袁嘉却非常的喜欢林俞诗的诗,把他看成偶像般。他们在一起讨论起诗来,说

的什么通感、灵异变换、意境叠加等等,两个人就神采飞扬,得意忘形,不知道他们的身

外还有世界一般。小丁这时就感觉林俞诗其实并不是说不清楚,而是小丁自己无法理解罢

了。看到这两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物,小丁想他们才真是天生的一对。当然这一切无疑是

建立在林俞诗不用为衣食而愁的基础上的,象自己和王茵都得为将来的房子、孩子等等一

切现实的事情考虑,哪里有什么心情风花雪月的。象林俞诗和袁嘉写写诗倒也是出自他们

内心的真实爱好,没有功利目的。象现在的小说,可就难看了。不到三两句话,恨不得男

人就解女人的胸罩,女人就解男人的皮带,什么情人啊什么性饥渴什么性压抑啊什么狂啊

癖啊的,非得把人写得不成人了才解恨。而这样的书看来销路定然不错,否则不会前仆后

继的一本接一本地出。林俞诗想在袁嘉去美国之前将他的诗集出版,要想有好的销量看来

是没有什么指望的了,幸好林俞诗有的是钱,并不为诗集的销路而发愁。小丁每次看到林

俞诗与袁嘉在一起就有这样的感触,人与人差别太大了,真是林子大了,什么人都有啊。

袁嘉在暑假期间回杭州去了,过不了多长时间她还得回北京来,她决定从北京去美国,

机票都定在了八月十号。林俞诗的诗稿也已经交付出版社了,出书问题不大。由于天气太

热,小丁也不愿意出行,去林俞诗处的次数也就少了。倒是林俞诗隔三差五的打个电话来

问候一下,聊聊天,告诉小丁诗集出版的进度,也经常的叮嘱小丁注意休息。比较起来王

茵基本上是不给小丁打电话了,每次都是小丁打电话过去。可是电话里面也没有什么好聊

的。小丁找不到话题王茵就不说话,而以前王茵总是絮絮叨叨地给小丁讲一些废话。现在,

那个幽灵般的担忧是经常来骚扰小丁了,每次在电话里面找不到什么话题,小丁心里就有

些发慌。现在与王茵见面的机会也少了,不是王茵说忙或天太热不愿意动,就是与小丁见

面一会匆匆地又提出要回去了。每次见完面小丁就非常的苦闷,女人的心真是难以猜测。

今年的天气的确炎热,天气预报好几天都是37、38度。而同事们都很肯定地说,外面

的气温肯定超过了40度,电视台是不敢报温度超过了40度的天气,因为在这样的高温下

很多工厂是要停产的。走在外面,人人都感觉好象自己马上要烤糊一般。报纸里面经常报

道说某某交警在岗位上中暑,某某地表温度超过50度等等新闻,并注释说人类注定要品尝

自己酿造的苦果。

在最炎热的一周里,小丁就干脆住在公司里面。每当夜深人静之际,伴着冰冷的机器,

小丁就倍感孤单,自己一个人在北京这样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伴着冷冰冰的机器入眠,

多么的可怜,于是就更加想念王茵,她才是自己最为温暖的伴侣啊。可是,王茵的心思却

越来越难以捉摸了。想到这里小丁的心里就塞满了乱麻,那种凄清的感觉犹如冰冷的蛇舔

舐着自己的灵魂。小丁感觉这个夏天是自己过得最为凄凉的一个了。

再难过的日子也会象这炎热的天气一样,最终会被另外一种轻松的日子所取代。经过

无数次痛苦的煎熬以后,小丁的心绪终于犹如天气的变化平静下来了。要来的你总也阻挡

不得,有歌唱得好,是你的终是你的,不是你的,烦恼也无用。王茵是自己唯一爱过的女

人,她做什么样的选择完全是她自己的事情,她既然认为她的选择能够使她获得幸福,那

自己还有什么权利和理由去阻止她的选择呢?通过这样的自我调节,小丁又一头扎入软件

的开发中,心里好受些,日子也就过得快了。

建军节刚刚过完不久,小丁就在公司接到了一个非常柔美的电话:“猜猜我是谁?”

会给小丁打电话的女人很少。王茵的声音自己是听得出来的,这个声音却比王茵的声

音活泼并且洋溢着喜气,小丁老实地回答:“对不起,猜不出来,你哪位啊?”小丁想还有

可能是她打错电话了,小丁曾经就接过一个声音非常亲昵的电话,后来才知道是同事的女

朋友拨错了电话号码。那种亲昵的声音听了就让人心旌摇曳,可是自己好象从来就没有听

到过这样亲昵的声音。现在这个洋溢着青春朝气的电话是谁打来的呢?

那边顿了顿然后哈哈地笑了起来:“我是袁嘉。我回来啦,我现在在林俞诗这里呢。”

林俞诗接过电话告诉小丁袁嘉早几天前就回来了,并且她的父母也来了。这几天林俞

诗陪着她们几个在北京转了转,比较忙,也就没有告诉小丁。小丁暗想后天就是十号了,

自己却一直没有给林俞诗打电话过问袁嘉的事情。真是的,总是林俞诗想着自己,而自己

却如此无仁无义的。小丁一阵内疚就说:“我今天晚上过去看看袁嘉和她父母。”

林俞诗说:“行。你把王茵也叫过来吧。”

现在叫王茵,小丁却是没有什么把握的了就说:“她一直挺忙,不一定能够过得来,我

问问吧。”

小丁给王茵打了电话,果真不出所料,王茵说太忙过不去,要小丁替她给他们带个好,

并祝袁嘉一路平安。不要说一路顺风,王茵最后还补充了一句。

下班后小丁提着些水果去了林俞诗家,见到了袁嘉极其父母。袁嘉的父母都是中学教

师,极其的和蔼,是两个好人。他们本来要袁嘉从上海飞美国的,袁嘉却坚持从北京飞美

国。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小丁总觉得袁嘉的父母对林俞诗有些戒备,总是客客气气的,并

且坚持住在他们自己的朋友家里,没有住在林俞诗的家里,小丁想不明白。

林俞诗显得很高兴。袁嘉回到北京了,自己的诗集《蔚蓝时光之箭的泪珠》也如期出

版了,并且销路比估计的好多了,倒不是钱的缘故,而是发现这个社会也还有不少喜欢诗

的灵魂。林俞诗把一本诗集送给了小丁,并且告诉小丁这是他和袁嘉共同送给他的。虽然

自己不爱看这样的书,但是小丁还是为林俞诗由衷地感到高兴。

小丁看得出来,袁嘉的父母可不象这两位那样高兴,他们的高兴也是淡淡的,或者说

是一种应景。小丁对袁嘉说了一些祝福的话,希望她好好学习,放假了就回中国来。

吃完饭小丁就告辞回家了。回到家小丁将诗集打开,在扉页上就看见了一行钢笔字:

丁乙兄鉴存

后面是林俞诗飞龙走凤的题名和袁嘉秀美的题名。

钢笔字上面的铅字却是袁嘉对诗集的一个评价:

这是一个沉醉在色彩美中的诗人,这是个自称来自灵界,自我酿造生命之血的诗人,

这是一个背负着另一重使命———道破文字隐秘的身世,做一个诗歌的通灵者的诗人。这

位通灵者确实达到了一般人所不能达到的未知之境。他的诗是在短短几年之内爆发出来的

激情、灵感和非凡创造力的结晶,读他的诗,犹如感受火山喷发时迸裂升空的岩浆,新鲜、

耀目、令人眩晕,它灼伤庸人的眼睛,它也焚毁了由陈词滥调构筑起来的古老建筑。这个

诗人是灵魂不懈的寻找者,他有比别人有更加丰富的灵魂;他的语言便是来自灵魂并为了

灵魂的语言,这样的语言包容了一切:芳香、音调和色彩,并通过思想的碰撞,放射出光

芒。

下面的落款是袁嘉。

诗集的名字《蔚蓝时光之箭的泪珠》令小丁不太好理解,不过小丁多少也有些了解比

如蔚蓝应该象英文单词BLUE那样带有忧郁的意思,忧郁的人自然会有泪珠吧,而把时光

比做箭这倒很好理解。比较起来,袁嘉的评价显得好理解多了,也写得非常的痛快淋漓很

有文采,这两个才俊才真正是驾驭语言的人啊。

这两个人才真是天生的一对,小丁又感叹了一遍。


 文章评论
目前没有任何评论.

↓ 快抢占第1楼,发表你的评论和意见 ↓

发表你的评论
如果你想针对此文发表评论, 请填写下列表单:
姓名: * 必填 (Twitter 用户可输入以 @ 开头的用户名, Steemit 用户可输入 @@ 开头的用户名)
E-mail: 可选 (不会被公开。如果我回复了你的评论,你将会收到邮件通知)
网站 / Blog: 可选
反垃圾广告: 为了防止广告机器人自动发贴, 请计算下列表达式的值:
9 x 1 + 2 = * 必填
评论内容:
* 必填
你可以使用下列标签修饰文字:
[b] 文字 [/b]: 加粗文字
[quote] 文字 [/quote]: 引用文字

 
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猎户星 Google Earth 程序资料 程序生活 评论 Tag 论坛 资源 搜索 联系 关于 隐私声明 版权声明 订阅邮件

程序员小辉 建站于 1997 ◇ 做一名最好的开发者是我不变的理想。
Copyright © XiaoHui.com;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