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程序资料 评论中心 Tag 论坛 其他资源 搜索 消息中心 联系我 关于 RSS

程序员小丁(十五)


日期: 2002-04-30 14:00 | 联系我 | 关注我: SteemIT, Twitter, Google+

这个炎热的夏天总算过去了。清爽的秋天虽然中午还很热,但是一早一晚却令人非常的舒服。夏天那臭烘烘黏乎乎的感觉再没有了,让人们感觉犹如在桑拿室里蒸完后又彻底地搓了一遍,浑身轻松极了。

在这样令人愉快的季节里,一夏的浮躁也淡淡飘散。虽然与王茵仍旧有几次平平淡淡带给小丁越来越强烈的不安的见面,小丁还是感觉比夏天好些。这期间接手王茵的项目完成了,又得了八千元的奖金,只是在当时小丁感觉凄凉之时,那点钱并没有给小丁带来什么安慰。能够带给小丁安慰的是林俞诗。袁嘉已经在美国开始上课了,林俞诗在周末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事情就经常找小丁去他家玩。林俞诗是那种交游甚广的人,在他那里经常有各色各样的朋友,年轻的朋友在一起,小丁就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母亲在学校给小丁打来了电话,先是通报她们老两口身体不错,然后说暑假期间你弟弟也回家了,也带了一个女朋友回来,那个小女孩不错呢。再就问你和王茵年纪都不小了,抓紧时间就办了吧?小丁便强忍心中的郁闷说我们现在整天特别的忙,没有时间考虑。母亲听小丁的口气也知道强求不得就说反正这事你看着办,耽误不得。母亲又说你父亲带了一些烟酒找过那个彭局长了,他打官腔呢。小丁问他怎么打官腔了?母亲说这也难怪他,你父亲与他本来就不熟悉,人家当然不可能一口答应下来啦。彭局长只说这件事情还得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这个什么叫合适的机会就很难说得清楚了,母亲分析说,你爸爸后来就再也没有去找过他,他不愿意求人哩。小丁想办这种事情还真的是要等机会的吧便安慰母亲说这种事情急不得呢,我会再找谭健明问问。母亲说你总找人家谭健明也不好吧?小丁大度地说没关系,谭健明是我的好朋友。

正在小丁反复琢磨着是否该给谭健明打个电话问问的时候,谭健明的电话来了:“小丁,彭局长昨天到了北京。他请我今天晚上吃饭,一起去吧。晚上下班后我去接你。”

一到下班的时间小丁匆匆地就往外走,刚刚出了大厦,就远远地看见谭健明在停车场向他招手。

小丁走到车前,发现今天谭健明开了辆奔驰,这车看上去就很气派,就问:“在哪里搞到了奔驰车啊?这高级的车我可从来没有坐过。”

谭健明呵呵一笑说:“我一个朋友非要把这车借给我开,说这车不但好开坐着也非常的舒服。我试了试,这进口车还就是好。”

小丁钻进车,发现里面很宽敞。真皮沙发显得很厚实,连车门都比一般的车门厚重许多。小丁把自己调整到最舒服的位置说:“哇,这车就是舒服。”

谭健明说:“舒服吧。可是这车在国外就很一般了,人家外国人就是比咱们会享受。咱们的发展程度照人家差太远了。”

谭健明的车技很好,这个点正是堵车的时候,只见谭健明七拐八拐的,一会儿就上长安街了。坐在这样的车里面平稳舒服不说,小丁内心的感受都不一样了,看到车外许许多多骑车的人们和各色坐夏利、桑塔纳的人们,小丁就想他们就是所谓的忙忙碌碌的人民群众了,而坐在车里面不由得你不产生高高在上的美妙感觉。

车过天安门的时候,小丁不禁感慨:“我小时候念‘我爱北京天安门’课文的时候,哪里想到过有一天会坐这么好的车在她前面经过,并且是与你在一起啊。”

谭健明也有所感慨:“这人生的际遇真是难测啊。我也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能够驾车经过天安门呢。人的眼界是一天一天扩大的,要是某天你到了国外,你又会发现,你有更多的事情你是想都想不到的。”

小丁说:“还是你们当官的好,真的是上请下迎呢。象我们平头百姓谁理你啊。我有个同事也是从机关出来的,他最大的感觉就是再去机关,人们都以另外一种眼光看他了,原来不管怎么样他在机关人们对他总是客客气气的。”

谭健明说:“这很正常。每个人的人生道路不一样,感受自然会不同。人走茶凉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小丁接着自己的思路说:“你看,要不是因为你,我这一辈子哪里有什么机会与彭局长一起吃饭啊?”

谭健明说:“这种事情啊,也要讲究缘分。要是你我不在北京,或者说要是我不在这样的位置,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对了,一会儿见了彭局长,嘴巴甜点。”

听到谭健明说到缘分,小丁不自然地想起了王茵,一丝苦楚又漂浮在心间,丝丝缕缕绞扣在一起。

车在帝王大酒店面前稳稳地停了下来,早有不知道穿哪国服装的门童过来恭恭敬敬把车门打开了,这样的镜头小丁只是在银幕上见过,如今发生在自己身上,只是觉得很好笑,万难才强忍住了笑容。

器宇轩昂的谭健明带着比较起来显得委琐的小丁刚刚走进大厅就看见前面候客的沙发上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和一个小火子站了起来朝他们迎了过来。

谭健明加快了脚步走前去与中年男子握手说:“哎呦,让您久等了,彭局长。”

彭局长说:“谭处长不要客气,我们也是刚到一会儿。”

谭健明介绍小丁说:“这位就是我的同学小丁。小丁,这是彭局长。”

小丁伸出手与彭局长握手说:“彭局长您好。我父亲的事情麻烦......”

小丁的话还没有说完,彭局长就说:“你好。我们上去再谈。”

小丁本来与彭局长握手时就感觉彭局长根本没有用力,好象接受下人的膜拜一般非常冷漠,这次又打断小丁的话就感觉这人架子很大。

彭局长给他们介绍他身边的小伙子说这是我的司机小罗。小罗冲他们微笑点头。

彭局长将他们带到了二楼一个大厅。厅很大,里面只有两三桌的客人显得很安静。彭局长显然已经点好菜了,几人刚刚坐定,彭局长示意小姐上菜。

菜很快就上来了,一盘乳鸽,一盘鹅头,一盘基围虾、一盘野兔肉和几个小丁记不住名字的菜,很是丰盛,小丁心灵暗暗盘算这一桌下来恐怕得上千元。

彭局长征求谭健明的意见:“谭处长,我们喝什么酒?”

谭健明说:“我今天开了车来,酒是不能够喝了。小丁也不会喝酒。要么我们要点燕京啤酒,喝喝我们北京的啤酒吧。”

彭局长说:“不管怎么样,酒还是要喝的。一会你别开车了,叫小罗把你们两位送回去。”

谭健明说:“彭局长来了,怎么能够不喝酒呢。我少喝点还是不碍事的。”

小姐开了两瓶精装的燕京啤酒,给每个人的杯子都斟满了。

彭局长举起杯子说:“这第一杯酒我们都干了,以后随意喝。”

谭健明说:“彭局长,这样喝太急,我们还是随意喝吧。今天确实开车不便,明天,我请你上我家里喝去,我舍命也要陪你喝个痛快。”

彭局长说:“谭处长太客气了。只是明天一早我就得回去了。这一阵太忙,几次说要来北京的,一直拖到现在才来。”

小罗在一边插话说:“我们彭局长确实太忙,大部分时间都在乡下检查工作。”

谭健明很惋惜的样子说:“嗨,刚来就要走,着什么急,多呆一天也没有关系啦。”

彭局长说:“实在很抱歉,时间太紧张。下次,下次无论如何也要到谭处长家里喝酒去。”

彭局长是酒精考验的,见谭健明不愿意喝也就不勉强,大家随意喝倒也轻松。

喝了一些酒,吃了一些菜,彭局长的话就多了起来:“谭处长,北京真是个好地方呢。象你这样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是付处级了,而我干了一辈子了,也还只是一个科级干部。你前途无量啊。来,我敬你一杯,你随意喝。”

谭健明谦虚地说:“哪里,哪里。我们只不过是机会赶得好罢了。其实我们要论工作能力,与你们老同志比起来,那是差远喽。”

彭局长说:“谭处长真是谦虚。这样的人才能够真正在机关得到好发展的。”

谭健明转移话题说:“彭局长来北京的次数也多了,对北京有什么看法吗?”

彭局长羡慕地说:“北京好啊,真是个好地方。北京人素质很高的。你看马路上的行人几乎每人手里都拿着报纸,北京人喜欢看报吧?我看北京的报刊亭比饭店都多。”

谭健明接腔说:“北京毕竟是全国的文化中心呢,它有很深厚的文化底蕴。”

彭局长夹了口菜说:“北京人说话很幽默呢。那天我们在公共汽车上看见一个女人骂一个男人流氓,嘿,你说这男人怎么回答的?他说你爸才流氓呢,要不怎么把你生出来了?”

听了彭局长的话,几个人都笑了。

谭健明呵呵笑地说:“这还不算什么。北京人骂人还不带脏字呢。他们说有一次在公共汽车上一个男人不小心踩了一个女人一脚,那个女人说你三条腿还站不稳啊?男人则回答说你两张口我哪里说得过你呢。”

彭局长和小罗听完后马上明白过来,哈哈地大笑起来。彭局长笑得夹菜的手都乱抖,小罗则笑得前俯后仰。小丁没有听明白这话,看到这两位笑成这样,觉得自己这样一本正经的反而可笑,于是也跟着呵呵地傻笑起来。

笑过后,彭局长说:“有水平,水平真高。北京人说话就是有水平。不象我们下面说的就很实在了。比如什么摸着小姐的手,心在颤抖;摸着情人的手,暖流过心头;摸着老婆的手,从左手摸到右手,一点感觉都没有。”

几个人又哈哈大笑起来。小丁这次当然听明白了,暗暗感叹,原来在酒桌上还有这么多的笑料,有他们这些人喝酒是不会冷场的。想想彭局长的话,小姐和情人的手小丁没有摸过,可是摸王茵的手,也确实是没有什么感觉呢。

酒喝到这个程度,大家的情绪都提了上来。谭健明慢吞吞地对彭局长说:“你上次给我寄的那份技改材料我已经交给技改处处长了。他与我的关系不错,反正这技改经费给谁也是给。你放心,你要的经费只会多不会少。”

彭局长听了这话兴致马上高昂起来举起杯说:“谭处长,你这回可是为我们家乡做贡献了。我代表家乡的父老乡亲敬你一杯。”

谭健明赶紧站起来说:“哪里,哪里。你是我们的父母官呢。来,小丁,我们一起敬我们的父母官。”

小丁也赶忙站了起来。彭局长说:“坐下,坐下,都坐下。我们一起干了这杯酒,也别说谁敬谁了。”

一杯酒下肚,小丁就感觉热气直从肚子上冲到脸到头。小丁想自己的脸一定很红了,一喝酒小丁的脸就特别的红,一副不胜酒力的样子。

到了这个程度,谭健明看小丁也插不上什么话就开口对彭局长说:“你看我们小丁,平常是不喝酒的,今天也陪彭局长多喝了几口,脸都红成关公了。”

彭局长就劝小丁说:“小兄弟,没关系,慢慢喝。”

谭健明直接地说:“彭局长,小丁的父亲在乡下兢兢业业地工作了一辈子,是不是也该给他换个地方?”

彭局长说:“你上次对我说过这件事情后,我就一直在考虑该以什么方式来调他。现在正赶上机构改革,调动很困难的。”

谭健明说:“办这种事情困难总会有的,但是办法也总会有的嘛。”

彭局长说:“这次我们出台了一个政策专门解决那些家在县城工作单位在乡下的工作人员回城的问题。他父亲有些特殊情况,因为他家本来就不在县城,这次要往县城调,要有些说法。不过既然是你谭处长开口,我哪有不照办的道理。”

谭健明说:“那就多谢彭局长的帮忙了。小丁,还不敬彭局长一杯?”

小丁举杯对彭局长说:“谢谢彭局长帮忙,我敬您。”

彭局长淡淡地说:“你别谢我,你谢谭处长吧。”

这顿酒都喝得很痛快。彭局长因为经费得到落实心里很高兴,谭健明小丁因为小丁父亲的事情得到落实也很高兴。一直很晚了,大家才告别。彭局长嘱咐谭健明回家后一定要到局里看看,他还要在家里宴请谭健明。谭健明则告诉彭局长说下次来北京可别来去匆匆,一定到家喝酒去。如此几次三番才散了。

在车上小丁不无感激地说:“健明,真是谢谢你了。”

谭健明说:“老同学客气什么。”

小丁问刚才你说的笑话什么意思啊?谭健明呵呵一笑说听不懂就算了,在酒桌上尽是这些笑话。小丁又问,彭局长讲什么摸着老婆的手一点感觉都没有呢,你是不是也是这样感觉的?谭健明豁达地一笑说咳就是那么回事呗。

小丁不知道谭健明到底是什么意思。


 文章评论
目前没有任何评论.

↓ 快抢占第1楼,发表你的评论和意见 ↓

发表你的评论
如果你想针对此文发表评论, 请填写下列表单:
姓名: * 必填 (Twitter 用户可输入以 @ 开头的用户名, Steemit 用户可输入 @@ 开头的用户名)
E-mail: 可选 (不会被公开。如果我回复了你的评论,你将会收到邮件通知)
网站 / Blog: 可选
反垃圾广告: 为了防止广告机器人自动发贴, 请计算下列表达式的值:
5 x 1 + 4 = * 必填
评论内容:
* 必填
你可以使用下列标签修饰文字:
[b] 文字 [/b]: 加粗文字
[quote] 文字 [/quote]: 引用文字

 
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猎户星 Google Earth 程序资料 程序生活 评论 Tag 论坛 资源 搜索 联系 关于 隐私声明 版权声明 订阅邮件

程序员小辉 建站于 1997 ◇ 做一名最好的开发者是我不变的理想。
Copyright © XiaoHui.com;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