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程序资料 评论中心 Tag 论坛 其他资源 搜索 消息中心 联系我 关于 RSS

程序员小丁(二四)


日期: 2002-05-03 14:00 | 联系我 | 关注我: SteemIT, Twitter, Google+

小丁回到北京的第二个星期天,房东太太就过来告诉小丁说这房子不能够租给你住了,我自认倒霉了。小丁一惊,忙问:怎么啦?房东太太说你还不知道啊?公安局来抓吴刚了,说是什么知识版权的问题,我也不知道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在搞什么名堂。那天公安局来搜查吴刚的房子,发现我的房子没有办出租证件,要罚我的款呢,我还敢再租给你住啊?

小丁这时就想起了吴刚那天晚上请自己吃饭时说的要出远门时的伤感。看来吴刚早就有预感,已经逃走了。小丁想起来了,肯定是吴刚卖自己的软件惹的麻烦,他的成果应该算职务范围内的发明,属于公司,自己是没有权利独自使用的。明明是自己发明的东西,使用起来却违法,小丁不禁又有了任人摆布的感觉。而吴刚不甘被人摆布却逃不脱流亡的命运。小丁后来在报纸上看到,果真是公司将吴刚告上了法庭。

与房东太太商量好了,小丁一星期内搬走。想在一星期内找到一间房子,并且最好还能够再找到一个合住的人也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小丁只好先将东西一件一件地先往林俞诗家里搬,只好先住他那里了。

林俞诗不在,小丁愈加感到寂寞。一个周末的下午,忍不住又给王茵打了个电话,把吴刚的事情告诉了她,还告诉她自己正在一点一点蚂蚁似的搬家。小丁千万没有想到王茵居然说:“我过去帮你搬家吧。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情。”然后两个人约好下班后小丁去接王茵。

王茵说出这句话后,竟然感觉非常的自然,就好象她与小丁从来就不曾分离过,两个人一直是那么稳定地存在彼此的心里一般。

陶龙僖春节过后很晚才回来,回来后也就是匆匆打个照面便回家收拾东西去了。他已经辞了职,要回上海办理出国的手续。他甚至没有给王茵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匆匆地就回上海去了。同事们的饯行也免了。后来才知道龙茵也陪伴陶龙僖来了北京。王茵对陶龙僖没有给自己单独相处的机会也就释然了,她没有想到这也是陶龙僖办事的细致。王茵这时不禁要感谢陶龙僖办事的细致了。他们之间的短暂的恋情保密得很好,公司的同事没有人知道。如果公开化了的话,王茵还怎么在公司呆呢?当然王茵不知道,陶龙僖走时特意找到技术总监极力推荐王茵接替他的位置。

这些天来,王茵经常独自神伤。自己好象经历了一场噩梦。感情的事情原来是如此的捉摸不定,如此飘忽不定,说来就来,说去就去了。有时小丁的影子又不自觉地浮现了出来,他仍旧站在原地呢。象自己这样平凡的一个女子,也许小丁才是最好的选择呢,可是自己却如此草率地放弃了。今天接到小丁的电话,重新又找到了过去的感觉,虽然如此的平淡,却是实实在在的,牢牢固固的。

快下班了,王茵还跑到卫生间仔细地化了下妆,心情居然还有一些激动,好象要去赴一场期待已久的约会。

好久没有见到王茵了,当小丁见到打扮精致的王茵重新笑吟吟地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感觉从前的王茵好象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心里动了一下。

两个人坐进出租车后发现也没有什么可谈,一直沉默地坐着,各自想着心事和该如何打破这沉默。还是小丁先开了口问:“你那个同学还好吧?”

“他?”王茵淡淡地笑了说:“他和他的女朋友去美国了。”

“他的女朋友?”小丁疑惑地问。

“是啊。”王茵故做轻松地说:“我与他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我们只是老同学罢了。”说到这里王茵在心里真的是认为她与陶龙僖真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只是比较亲密一些的老同学老朋友罢了。

“那你......你现在还是一个人?”

“是啊。你不也是一个人吗?”王茵歪着头冲小丁甜甜地笑,带着些许撒娇。

小丁的心倏地空忽空忽地晃荡起来了,这还不明白吗?王茵又回到自己的身边来了。圈子,自己和王茵注定在同一个圈子里面,不管经过任何的变故。小丁话也说不出来了,勇敢地伸出手去握王茵的手,王茵也用劲地回应。两个人只是不说话,任凭两只手的温度不断地升高,直到湿乎乎的,直到到了小丁的屋里。

站在房子中央,王茵看着小丁认真地说:“小丁,我们又回家了。”

小丁看着王茵说:“欢迎回家。我一直在等你。”

两个人拥抱在一起,身体居然索索地抖了起来。

小丁要搬的东西已经不多了,两个人很快就搬完了。然后小丁请王茵到他们曾经熟悉的餐馆吃饭。吃完饭两人又找了个公园耳鬓斯磨了一番才由小丁送王茵回家。

回家的路上,小丁一直牵着王茵的手,渐渐的没有了什么感觉,一切熟悉如初。小丁又换了王茵的另外一只手牵,仍旧是没有什么感觉。

小丁自然是想起了彭局长的笑话。后来又想起了谭健明说的不就是那么回事吗,小丁想,咳,现在才算明白谭健明是什么意思了。

(全文完,谢谢观赏。)

后记

写完这篇小说的最后一个字,才发现长时间地坐在电脑面前,腰和背都有些酸麻了。我快有两天足不出户了,这样可不行,我警告自己。穿上衣服,拿好香烟,趿着拖鞋就走出去了。

外面天气阴沉。微风不再象前些日子那样湿热,却是清爽的了。我查看过日历,今天是中国的情人节,明天就立秋。这一早一晚的天气就该凉快了,总算可以在炎炎烈日下苟喘一下了。清风亲密地吹拂着我的肌肤,象是在亲吻。

外面仍旧是车水马龙,人们热火朝天地活着,与我的世界很不一样。我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呆在家拼命地写一些有人喜欢有人讨厌的小说,因为怕寂寞,便用极其美丽的音乐来陪伴。看着外面的世界,我感觉到很可笑,他们好象与我的小说完全是不相干的两码事情,而我在这两者之间频繁地切换角色,这又是为什么呢?

我点燃了香烟,看这缕缕的烟雾升腾,就联想到它们是否可以在今夜去目睹千古情人的相聚呢?我突然笑了起来,我知道我为什么如此迷恋写作了。因为在我的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中,我已经习惯于用文学的语言来描述来表达了,当生活的鳞鳞爪爪连成片段,自然就形成文章了。当自己的思考融入了这些片段中,便又有了小说。因此不管我写得好坏,写作已经成为了我精神生活的需要了。

我还写过一篇比较长的小说《其实你知道结局》。这篇小说写得很有激情,虽然是描写了两个被现实破碎了的爱情,还是有很多的希望和美好的寓意在里面的。

如果说写第一篇小说充满了激情,那么写《程序员小丁》我却是非常的冷漠。很多读者可能不会想到这篇小说的主题竟然会是由一个笑话联系起来的。当然,这篇小说是有很多的主题的,它们常常是悄悄地躲在一些非常平淡的句子中间的。我经常提醒自己要非常冷静地写,不要夹杂个人的情感。

写这篇小说我是因人设事,所以故事的前后连贯性不太强。我最喜欢里面的林俞诗和袁嘉,遗憾的是对袁嘉着墨太少,但是我确信,将来的某一天,她会重新鲜活地出现于我的笔端,因为我已经听到了她美丽的声音。别的人我不想去评说,相信大家都会有自己的看法。

写作是一件暴露自己灵魂的痛苦的事情。我的灵魂已经分散在小说中所有的人物中去了,就是说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我的影子。

从作品的结构来看,显得比较松散,故事情节节奏太过缓慢。所以它有很多的缺陷,这些缺陷在连载的时候就已经有朋友指出来了。现在整个地看下来,很多地方的毛病就凸显出来了。当然希望得到大家的批评。

写完这篇小说,也比较欣慰。曾经对NICO许诺过在她出国前写完,还好,没有践约。我非常的感谢NICO对我一贯的支持和帮助。希望她在国外也还能够经常光顾这里,当然更加期望她写出更多优雅的论文和小说,对这点我很有信心。

祝福NICO。


 文章评论
目前没有任何评论.

↓ 快抢占第1楼,发表你的评论和意见 ↓

发表你的评论
如果你想针对此文发表评论, 请填写下列表单:
姓名: * 必填 (Twitter 用户可输入以 @ 开头的用户名, Steemit 用户可输入 @@ 开头的用户名)
E-mail: 可选 (不会被公开。如果我回复了你的评论,你将会收到邮件通知)
网站 / Blog: 可选
反垃圾广告: 为了防止广告机器人自动发贴, 请计算下列表达式的值:
10 x 3 + 1 = * 必填
评论内容:
* 必填
你可以使用下列标签修饰文字:
[b] 文字 [/b]: 加粗文字
[quote] 文字 [/quote]: 引用文字

 
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猎户星 Google Earth 程序资料 程序生活 评论 Tag 论坛 资源 搜索 联系 关于 隐私声明 版权声明 订阅邮件

程序员小辉 建站于 1997 ◇ 做一名最好的开发者是我不变的理想。
Copyright © XiaoHui.com;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