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程序资料 评论中心 Tag 论坛 其他资源 搜索 消息中心 联系我 关于 RSS

西乌拉帕的幸福大学生活 4


日期: 2002-04-26 14:00 | 联系我 | 关注我: Google+ | Twitter | 新浪微博

6、 图书馆管理员

第一学期快结束的时候,正在为找工作犯难的西乌拉帕,偶然从高年级同乡那里得知,图书馆过刊阅览室需要一个管理员,每天晚上6点半到10点,每天1.5元,每月45元工资。这可是一个美差啊!

西乌拉帕想都没想就跑去找图书馆的领导。领导说,这不是谁都可以来做的工作,是专门为那些最需要的同学提供的勤工俭学的机会。西乌拉帕心想,还有谁比咱更需要呢?也许是西乌拉帕的急切心情表露出来的诚恳,也许是西乌拉帕本身看起来就太寒酸了,整个中财再也找不到比他更需要这份工作的人了!

所以,没费太多的周折,西乌拉帕就被获准从下学期开始来上班了。西乌拉帕那个高兴劲儿啦,怎么形容也不过分啊!

于是,从第二个学期开始,西乌拉帕就在图书馆过刊阅览室做管理员。管理员的工作其实非常的简单:每天准时开、关门,办理借阅验证,收拾桌椅。来这个阅览室的人大多是上自习的,真正借阅过刊的并不多,所以,西乌拉帕也乐得清闲,有大把时间看书。每天吃过晚饭,西乌拉帕总是非常准时的来到图书馆,走到三楼, 总会见到阅览室门口已经聚集了一群占座的积极分子。大家一见西乌拉帕的身影,喧闹的人群立马安静下来,西乌拉帕在众目睽睽之中,穿过人们自觉让出来的通道,来到门前,掏出钥匙,在大门打开的一刹那,西乌拉帕总有一中神气的感觉,仿佛是自己亲手打开了知识宝库的大门。

阅览室书架上的一排排装订整齐的学术刊物,对西乌拉帕简直就是宝物一般。作为图书管理员,他有绝对的自由想看什么就看什么,而且这样的阅读是有报酬的、衣食无忧的。西乌拉帕每天都沉浸在那书海之中,全然顾不上去欣赏阅览室里那些亲密的情侣或漂亮的妹妹;对西乌拉帕来说,这些书才是最宝贵最重要的。

此前西乌拉帕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有很多很多的书,想看什么就看什么,可是囊中羞涩的他,要买书实在是太奢侈了!而现在,这个梦想成了现实。过刊阅览室的期刊范围甚广,经济、政治、宗教、哲学。。。。。。,西乌拉帕体会到什么是如饥似渴了,想看什么看什么,有时同时打开两个合订本,交替着翻阅,这是一段多么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快乐阅读时光啊!正是这段无拘无束的散漫式的阅读,拓展了西乌拉帕的眼界和思路,让西乌拉帕在很久之后还倍感怀念。

西乌拉帕经常想,大约70年前,毛润之在北大图书馆打工;70年后,咱在中财图书馆打工。毛润之后来成了政治家,咱西乌拉帕将来没准也会成为经济学家或者金融家呢!想起这些,西乌拉帕就倍感自豪和荣幸。他感到再没有比这更好的勤工俭学方式了!后来的事实也的确证明,西乌拉帕的这个工作,成了他大学四年打工生涯中最为高雅最具有知识含量最轻松的工作。这个工作持续了整整两个学期。让西乌拉帕度过了一年没有经济压力的快乐大学时光。

7、 I have a dream-从右派变为左派

从右派变为左派,这是西乌拉帕在大学期间的一个美梦,可惜直到大学毕业,美梦都未能成真。

大二上学期结束的时候,西乌拉帕做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也告结束了。因为如此一个好工作,是不能让他一个人长期独占的,还有其他同学同样需要勤工俭学啊。西乌拉帕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过刊阅览室,心想好日子总有尽头啊!

可是没有了每月45元的打工收入,经济压力再次成为一个问题。事实上,自从西乌拉帕进入大学以来,经济压力一直是困扰着他的最大的压力。毕竟每天都要吃饭,还有一些集体活动也免不了要花钱,尽管西乌拉帕已经非常节省,但学校那点每月17。5元的助学金是远远不够的,好在大二开始就可以申请助学贷款,但助学贷款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申请,其次,贷款金额也非常的低,每个月只有15元,整个大学期间,西乌拉帕的贷款总额也只有750元。

刚入学的时候,他把希望寄托在努力学习争取奖学金上面,可是第一学期下来,西乌拉帕虽然成绩也算班级前五名了,但一等奖学金只有2个名额,奖金只有175元,西乌拉帕只评上了二等,金额只有125元。看来奖学金也是靠不住的。

所以,对于立志要自立念书、不要家里出钱(其实家里也实在拿不出钱来了!)的西乌拉帕来说,没有固定的汇款单,没有任何援助,如果不另外设法挣钱,肯定是难以维持学业的。

大学期间,除了和大家一样面临学习的压力之外,西乌拉帕还始终得承受一个更加具体和现实的经济压力,这种压力是那种开门七见事,样样都要钱的生活压力,他的大多数同龄人是难以体会到的。

大学期间,除了和大家一样面临学习的压力之外,西乌拉帕还始终得承受一个更加具体和现实的经济压力,这种压力是那种开门七见事,样样都要钱的生活压力,他的大多数同龄人是难以体会到的。

这对于19岁的他而言,无疑是被逼入了生活的绝境,后面没有任何退路可言。好在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西乌拉帕虽然压力很大,但从来没有害怕和伤心难过。其实这种压力,从小以来他就在一直感受着。

所以从小西乌拉帕就体会了金钱的重要。金钱对于他而言,实在是绝好的东西了!也许是环境的影响,西乌拉帕习惯了这种生活的压力,进京以后,他跟来自祖国各地的同学相比,也算是最艰难和拮据的了。首都的繁华更显出他的卑微、贫困,但西乌拉帕从不怨天尤人,他知道社会就是这样不平等的,现实就是如此。在陌生的北京,一个来自中国最底层的农村孩子,要想活下去、还要把书念完、念好,除了靠自己之外,实在谁都指望不上。

校园里有时也有一些所谓的生存训练,把人拉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身上不带钱,然后呆上10天半月,自己设法找饭吃找地方睡觉。这种所谓的生存训练,一旦推出往往都在校园里引起轰动。大家觉得这实在很刺激,甚至很浪漫。但对于西乌拉帕来说,这似乎一点都不浪漫,因为大学四年,他都得一直经历这种考验。是4年,1200多天,而不是半个月。

每天中午和晚上,站在食堂窗口买饭的时候,西乌拉帕总是一边排队,一边远远的就盯着写着菜谱的小黑板发愁。木须肉昨天已经吃过了,今天是吃还是鸡蛋白菜呢?还是醋溜白菜?这样的选择过程对西乌拉帕实在是一种折磨,更要命的是它每天都要折磨你两次啊!至于糖醋带鱼、烧鸡腿、排骨之类的贵族菜,对于西乌拉帕是只能每周一次的一种高级享受,实在馋得慌就稍微大方一次买一份红烧肉。

西乌拉帕盯着小黑板看菜谱的时候,其实他重点在看右边的价格,价格优先,其次才是内容。所以西乌拉帕曾经开玩笑说,TMD,自己都成右派了!这哪里是在点菜,分明是在点价格嘛!什么时候才能够当上左派啊?!从右派变为左派,这的确是西乌拉帕在大学期间的一个美梦。这个梦想,大学期间始终没有能够真正的实现。

记得1992年小平南巡时曾经讲过一句话,“要防止右,但关键是反左”,后来西乌拉帕就买了一件文化衫,胸前就印着这句名言,“要防止右,但关键是反左”,但西乌拉帕心里多么想做个 “左派”啊!一个可以只看菜名不看价格、想吃啥点啥的“左派”!那该是何种自由的境界!

10年后,西乌拉帕开始明白过来,并把世上的人分为三类:

1) 想抄信封而不得抄者,如家乡的父老乡亲,再如城市里拉车的民工;

2) 不想抄信封而不得不抄但尚有信封可抄者,如西乌拉帕之流;

3) 根本用不着抄信封自有人按时汇款者。

“人骑骏马我骑驴,仔细想来没脸皮;回头看见拉车汉,比上不足下有余!” 这是317宿舍的老略的口头禅。西乌拉帕心想,抄信封好歹也是文字工作啊!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写字的工作也算得上广义的读书吧?至少比拉车汉强啊!

所以,每次拎着沉甸甸的信封走在美丽的校园里,看着更加美丽而且浪漫的同龄人悠然漫步的时候,西乌拉帕心里尽管也酸酸的,但好在西乌拉帕对阿Q老前辈的精神胜利法掌握的十分的到家,所以并不怎么感到过分的难过。有熟人迎面看见了,热情而好奇的问:

西乌拉帕,手里拎的什么宝贝呀,那么沉?

西乌拉帕嘻嘻哈哈、支支捂捂的说,

“哦,是哪个什么啥来着!”

一边敷衍着,就一边擦肩走过去了。至于到底是“哪个什么啥”?,对方一直都没有搞清楚。当然,后来西乌拉帕也学乖了,找个大牛仔包,把信封背在背上,熟人一见,问:

“呵,西乌拉帕,背这么多东西,这是上哪玩去呀?” ,

“上课没意思,咱到华山散散心去,一块去吗?”西乌拉帕泰然回答。

“你小子真牛啊!我哪敢逃课啊”对方一脸佩服和羡慕神情。

说到逃课,也是西乌拉帕常干的事情。但他逃课是有选择性的,因为经常打工的缘故,本来看书学习的时间就比别人少,所以西乌拉帕对于重要的课程是非常认真的,在不挣钱的时候,你总能够在教室或者图书馆找到他。但对于哪些钦定的课程,比如什么《中国现代革命史》、《大学语文》、《政治经济学》,诸如此类的课程,西乌拉帕觉得与其在课堂里睡觉,还不如去抄信封挣一份鸡腿实在。

尤其是号称专业基础课程的《政治经济学》,实在让西乌拉帕笑掉大牙。商品的价格不就是供求关系决定的吗?可是有人偏要说什么是价值决定的。这个西乌拉帕就实在搞不懂。自己每抄一个信封可挣0.015元人民币,抄信封的人少的时候曾经涨到每抄一个信封0.025元人民币,那么难道是自己劳动的价值变化了吗?换言之,一个大学生劳动的价值就只值0.015元人民币?简直是狗屁理论嘛!这样的理论,不学也罢,或者越学越蠢!

10年之后,已经是中国证监会注册证券分析师的西乌拉帕,在分析股票价格的时候,更加感到供求关系决定价格。什么使用价值、交换价值,全TMD瞎鸡巴胡说八道。在分析国有企业搞不好的原因时,西乌拉帕同志一针见血的指出,其重要原因就是几十年来我们对政治经济学学得太多,而对西方经济学学得太少。国有企业的老总们满脑子的使用价值、交换价值,对供求决定价格的基本道理都不懂,非要人为的自己制定什么行业自律价来强迫消费者接受,这样的老总,怎么可能搞得好?

就跟高位套在118元的0008亿安科技股票上的股民硬要别人不低于他的成本价买进一样,政府和企业制定什么行业自律价、最低限价,都是荒唐之极的瞎闹!

毫无疑问,对西乌拉帕来说,抄信封的成果是十分丰硕的。每天临睡前,西乌拉帕都要清点一下当天的成果,反复将信封数两遍,然后在心中迅速而准确的将信封个数换算成人民币,然后欣慰的盘算着又可以多少天衣食无忧了,或者终于可以到北师大书店买回那一套期盼已久的《鲁迅文集》了!

10年以后的今天,当西乌拉帕在股市上动则盈亏上万元而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时候,或者请女孩子吃饭总拣高档餐厅摆阔的时候,回想当年抄信封的情景,西乌拉帕总要感到无比的惭愧,也许时代变化了,或者环境变化了,今天的西乌拉帕似乎已经出手阔绰了,可只有他心里明白,当初他挣钱可是以分为单位的啊!每次想起过去,现在大方花钱的西乌拉帕就觉得自己已经堕落了,惭愧啊!

在今天,还有谁挣钱是以人民币最小的单位“分”来积累的呢?抄一个信封可挣0.015元人民币。西乌拉帕经常提着沉重的一大捆抄好的信封走进中国国情研究中心,只能换回一两张非常微薄的人民币。但西乌拉帕就这样坚持着,重复着、忍耐着。整个大学期间,西乌拉帕抄的信封,少说也有近10万个啊!10万个信封堆积在一起,当是一座非常显眼的小山了,几乎可以将西乌拉帕淹没其中。正是这段抄信封的经历,锻炼了西乌拉帕的卓越耐心,并深深体会到挣钱之不易。

西乌拉帕看来,信封与金钱简直有着兄弟般的联体关系。大学毕业后,西乌拉帕先在一家银行从事信贷工作,经常作为“银行专家”参加各类贷款项目评估会。按照“惯例”,每次这样的评估会,参会的专家都会得到一个牛皮纸信封,信封里边则装着人民币200、400不等。信封分发完毕之后,项目也就顺利评估通过了。上千万元的银行贷款就这么批出去了。西乌拉帕经常想,这信封真他妈的值钱啊!比咱当年抄的信封值钱何止万万倍呢?!!!

最近,电视里在播放墨西哥发生议员贿选的录象镜头,贿赂的方式居然也是送信封。西乌拉帕看得眼睛都大了,原来信封装钱是世界惯例啊!再后来,西乌拉帕从银行辞职进了证券公司,第一次领年终奖的时候,老总把一个沉甸甸的信封递过来,西乌拉帕赶紧攥在手里,一掂量,沉甸甸的,厚厚的,那种感觉啊,实在让西乌拉帕兴奋不已!所以,西乌拉帕对信封是非常非常有感情啊!尽管如此,西乌拉帕还是时不时的要想起当年抄信封的价格来。那时,挣一分钱是多么不易啊!

抄信封的确是件知识含量甚低的工作,纯粹就是简单重复劳动,只要会写字的人都能够胜任。按说,西乌拉帕作为大学生,应该找一份体面的、更具有知识含量的高尚工作啊!西乌拉帕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在偌大的京城,西乌拉帕人生地不熟,抄信封是他最现实的选择,换言之,找工作的机会是如此之少,西乌拉帕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有信封可抄,对于西乌拉帕来说,已经是天大的喜讯了。有段时间,没有信封可抄,西乌拉帕心里就发慌,老是在想到哪里去挣钱。

所以,抄信封的确是他最现实的救命稻草了。这根稻草,西乌拉帕直到大学毕业前夕的最后一个月,都还紧攥不放。西乌拉帕心里知道,只要有信封抄,自己就一定能够胜利念完大学。每抄一个信封,自己离离贫穷就远了一步!离成功就近了一步!只要坚持抄下去,就一定能够实现自立读完大学的计划。这就是他最宏大而现实的目标。

自行车事件给西乌拉帕的另外一个启示,就是如果过分的追求金钱、不记手段和原则,可能使自己走上危险的道路。换言之,贫困,既可能激励人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但也可能使人“饥寒起盗心”。

所以贫穷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西乌拉帕曾经和一个家境富有的朋友讨论一个又意思的问题。西乌拉帕说,都说学财经的人容易犯错误,在你我之间,谁最可能犯事儿?

讨论的结论是,答案有两个,

1、 很有可能是我西乌拉帕,因为我穷,所以容易见财起意,走上不归路;

2、 也可能是兄台你,尽管你已经很富有,但你不知足啊,贪婪和欲望让你铤而走险。

后来,这位兄台干了一件空前绝后的事情,简直让“自行车事件”黯淡失色!从而让西乌拉帕无意之中的玩笑预言说中了。

话说这位某省会城市副市长的公子,居然复印学校洗澡堂的澡票,每张澡票以0。05元的正常价格卖给班上的同学。现在说来恐怕没有人会相信,可这是真的。

最不幸的要数咱全校的那个最漂亮和最有气质、最有明星前途的校花小姐,拿着这澡票去洗澡,大摇大摆地正要进澡堂呢,却被澡堂的老太婆慧眼识真金,给及时发现了,一气之下给告到学校去了。弄得班花好不尴尬和委屈!

事情发生后,所有同学要不是手里都有这种澡票可以见证,就是打死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大家既惊讶又好笑,这不是滑稽吗?

但西乌拉帕心里一点也笑不出来。他甚至非常能够理解那位副市长公子的荒唐之举。毕竟,在成长的年龄,我们什么荒唐的事情不可能做呢?有时,也许就是那么一念之差。无论他是乞丐还是富翁,都免不了要做愚蠢的事情。好在这样的荒唐事情发生在我们年轻的年龄,我们错了,没有关系,还来得及改正啊!吃一堑、长一智,每个人都不可能从不走一点弯路,是吧?关键是我们的社会和学校要以一种宽容、积极的心态来帮助年轻人有改错的机会,不要一棍子把人打死。


 文章评论
目前没有任何评论.

↓ 快抢占第1楼,发表你的评论和意见 ↓

发表你的评论
如果你想针对此文发表评论, 请填写下列表单:
姓名: * 必填 (Twitter 用户可输入以 @ 开头的用户名, Steemit 用户可输入 @@ 开头的用户名)
E-mail: 可选 (不会被公开。如果我回复了你的评论,你将会收到邮件通知)
网站 / Blog: 可选
反垃圾广告: 为了防止广告机器人自动发贴, 请计算下列表达式的值:
1 x 2 + 2 = * 必填
评论内容:
* 必填
你可以使用下列标签修饰文字:
[b] 文字 [/b]: 加粗文字
[quote] 文字 [/quote]: 引用文字

 
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猎户星 Google Earth 程序资料 程序生活 评论 Tag 论坛 资源 搜索 联系 关于 隐私声明 版权声明 订阅邮件

程序员小辉 建站于 1997 ◇ 做一名最好的开发者是我不变的理想。
Copyright © XiaoHui.com;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