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程序资料 评论中心 Tag 论坛 其他资源 搜索 消息中心 联系我 关于 RSS

不如分手


日期: 2002-03-07 14:00 | 联系我 | 关注我: SteemIT, Twitter, Google+

  爱到深处,没有退路;不如分手,就此归去。

  你知道天仍然是那么的蓝么,你知道人生原本就是那么的短么,你知道所有的烦恼都源自于爱么?

                                         ——题记

(一)

有人会对春的到来欣喜,为春的消逝伤怀。而今年的春天来得比较早,而且过得也快,很快就到了夏天。反正冬天都一年比一年温暖了,所以春天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而冬天也罢,春天也好,我所要做的都是按时上班,按时加班,抽空下班。加班啊,加班,为了吃饭穿衣能呼吸明天的空气,为了一个曾经被人们称作理想的的东西,我豁出去了。工作一天比一天的接近尾,我的情绪一天比一天地感到紧张,这种情绪让我反复地问自己,为什么我没有抽烟的习惯呢?抽烟多好。抽烟可能就会刺激大脑,让烦恼随烟而去吧。只是猜测,我不会,不论怎么设想,我终究还是不会。

因为天长了的原故,早晨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超过对面的楼顶很高了。我常常根据太阳超过楼顶的高度来判断早晨几点了,我常常站了中午的太阳下看我的影子的倾斜程度来判断是不是该吃午餐了。早晨的睡意和肚子的饥饿我相信都是假象,我相信这照耀过千秋万代的人们的的太阳所告诉我的。现在,看到太阳高了,才知道季节已经开始更换了,我说夜里睡觉怎么不冷了,原来夏天已经悄悄的来了。嘿,这夏天,来了竟然用这种方式告诉我,直接说不就得了,没劲。

我习惯性的看一看我费了很多口水用一块五毛钱在夜市里换来的电子表,因为如果时间还早,我会倒头睡去。我渴望看到时间还早的显示。结果却发现已经7:45了。我可是7:55前必须签到啊,我反复的测量过,从这里到公司步行需要7分钟,骑自行车就快极了,可以忽略不计(什么忽略不计,只是我测过,只好这样糊弄一下了)。除去洗脸占的五分钟或者刷牙需要的五分钟,总之这两件事我每天只选做一件……应该很紧张了。但是我不紧张,因为我的表足足快了30分钟,依每天一秒的误差速度,现在应该是快40分钟了。

40分钟啊,我有点飘飘然了。40分钟足以打退帝国菜鸟们的N次进攻了!我要如何来享受这早晨的40分钟呢?我拉开窗帘,眯着眼却又贪婪的望着金色的阳光,伸了伸臂,懒洋洋的盘坐在床上。我随手拿起桌子上昨天晚上翻过的《PowerScript详解》,温习了一下昨天看过在的打印函数。草草翻了一遍,感觉不错,仍旧合上,放好。我不看了,因为我今天打算洗一洗脸,而且也刷一刷牙。我能有这样决定的日子不多。但我不奇怪我,因为我的思维总是跳跃而不失条理的。我慢腾腾的做完这一切,然后看看时间不多,极速打好领带,套上外套。

我回来了,我的工作室,我的电脑,我昨天又在睡梦里调试了一整夜的程序啊。什么都不做,先轻轻的打开显示器,再按下主机Power,趁启动的空儿,倒上一杯茶,回来已经启动完毕。先写设计,然后开始根据写今天计划要写的程序。写设计需要花掉我早晨很多时间。茶杯里缭绕的水气渐渐越来越少了,因为我渐渐的闻不到我的莲子芯的苦味儿了。我埋头的在键盘上敲击着,我相信我敲击键盘的声音远远不如我在电影里看到的黑客敲击的那么悦耳。因为我对自己总没信心,尽管我相信我敲得也不算慢。等到我端起我的莲子芯的时候,我发现我远没有关羽的本领,它已经凉了。凉了也要喝,喝了才有理由说服我自己再去倒一杯,因为我懒。

操作系统早已被我DIY成暗色调了,显示器也是调了又调,暗了又暗,因为稍稍亮了点我的眼睛就总是流泪,就会痛,闹得夜里睡不好觉。同事有时候光顾我的电脑的时候总是不厌其烦的再调亮,我就不厌其烦的调过来。肩酸我已经能忍受了,手腕已经磨出了茧子了,我也已经不再在意。只是我的女朋友看到了常常会掉眼泪,我看到眼泪一滴一滴的流下来;我看到第一滴眼泪象珍珠,我看到第二滴眼泪象雨水,我看到第三滴眼泪象汗水,我看到第四滴眼泪……我摇过了头,我不想看了,对,仅仅是因为我不想看了。我就开始说麻烦麻烦,女孩子真麻烦。于是我听到她抽泣的更凶了。其实我懂她的心思,我知道她的心思,可我能又能怎么样呢。

有一天在OICQ上爱依然问我现在最想做什么,我很认真的说,我非常非常怀念我的床。在床上睡觉肯定比趴在操作台上打盹舒服得多,到底是个怎么样的舒服啊,我千万次的设想。夜在黑我也要赶回去,为了能在床上小憩片刻。我的生物钟已经很准了,7点总是能再起床去签到上班。女朋友下班比较早一点点,常去给我洗洗衣服,收拾桌子,忙里忙外,而我到了卧室倒在床上,是再也不想动了。嘴里反复重复一句话,对不起,我不能送你了,你走的时候帮我把门反锁上就行啦,不锁也没关系,我不怕狼来……

我放下了杯子,又埋头写了起来。我喜欢听歌,喜欢戴着耳麦听,但不听歌也戴。觉着心里仿佛清静了许多,让我有更多的思绪去考虑下一个Function怎么写。我的硬盘中的歌曲总是让同事们羡慕,没办法,女朋友知道我喜欢听歌,总是买来给我,我不听又对得起谁呢?

好不容易写完了最后一个分号,习惯性的用左手按下了Ctrl+S,然后迅速用右手按下了F9,然后拿起了杯子,呷了一口茶,放下。因为我知道我有呷一口茶的空隙,放下杯子的时候正好它能编译完。Borland的东西就是好,把编译做得这么严谨这么慢意味着让我写完后可以趁编译的空隙稍休息稍一下啊。

硬盘一阵响,甚至可以说是狂响。这是块10.2G的希捷硬盘,当时是看着它响得可爱才买了来的。因为听朋友们说了,如果它不响,说明不正常。这款硬盘越响就说明越真,越耐用。希捷虽很贵,昆腾价更高。若为便宜故,赶紧掏钞票。时间长了,听到硬盘响觉着非常的惬意,这代表系统很正常嘛。你看,它左转右转,响了又响,就把我的程序编译完了。

屏幕上终于显示出了结果。192M的内存啊,我真有点心痛,我真有点想不通,难道瘟酒吧是木头,对于我加的这64M内存根本就没感冒?怎么和128速度一样啊。心痛也罢,想不通也罢,时间长了也习惯了,还是先看看结果。这次的结果是看能否把所有的进程关闭了,结果我发现没有我设计的美观大方可爱的窗口,而是一个对话框。开发环境在很迷惑的问我:你难道连我也要关闭么?

我几乎把茶喷出来……我竟然犯了这么一个低级的错误,我端详着系统这个傻呼呼的对话框,很温柔的很歉意的笑了笑,对不起哦。然后选了Cancel,然后按下Ctrl+F2,终止了程序,简单的写了几行,大意是告诉程序要乖乖,不要调皮,怎么能和开发环境这么说话呢?你以为你有金刚不坏之身啊。

这次我没敢休息,仔细的看了编译、连接的整个过程,然后发现屏幕一黑……微软的Windows2000号称永不蓝屏,好多没用过“胖杀手”的朋友都问我何以有此一说,是不是真的彻底解决了蓝屏的问题。对于这种问题我总是能有非常的耐心给他们解释一下。我说微软很聪明,在WIN9x时代用一个WIN的旗帜下面放着滚动条来掩饰其启动速度之慢,把暗箱操作做到了极点。然后在WIN2000下把蓝屏变成了更多的非法操作,所以对外宣称,俺不再蓝屏了……为了避免此嫌,我采用了黑屏来掩盖错误。所以,黑屏往往代表我的程序很正常,能正常的把非法操作给掩饰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仅仅这个非凡的容错也有很大的卖点吧。可老总总是挑三拣四的,也难怪,做好了谁都有好处啊。可有时候真受不了一改再改,而且改的往往是程序界面的色调。

烟灰已经很长了,我弹了弹烟灰……咦,错了错了,我不会抽烟,这句写错了。可我明明看到烟灰了啊,原来同事已经醒了,已经烧着了一根。他的烟灰已经蔓延过来,刚开始还是小心翼翼的试探,后来竟然把烟灰缸也挪了过来。也许我不象男人,或者说根本还只是个男孩,因为我对烟味竟然很反感。它令我窒息。能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的人才是世之俊杰!我每次都是如是安慰自己。不是反感么,我偏偏要忍住。记得少时读过的《禅林日诵》里写的“遇事以不乱为定力”。

且写来,写好我的程序是我的本职工作,别的是人家的自由。一行行的敲出来,仿佛已经码好在脑海里一样;一行行的堆砌到屏幕上,仿佛我是运砖的工人。这就是程序,这就是可以代替人的很多劳动力的程序,这就是,没什么了不起的啊,其实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因为晚上已经构思成熟,早晨写完了详细设计,所以动手的时候我总是很少走弯路。不一会儿,就OK了。简单的测试一下,达到了预期效果。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代码,修改了几个模糊的地方,加上了几处注释,才算放心。

在写的过程中,我发现了详细设计的几处不足,实际调试过程中,我发现有运行效果更好的算法,所以我又修改了设计文档,加上了修改原因,修改人,修改日期。然后在今天的工作计划中,找到了某一行,惬意的敲上“over“字样,表示完成。

到了中午了,今天中午吃凉皮,因为毕竟已经是春末夏初了嘛,得给夏天个面子,我喜欢给别人面子,因为虚荣于别人是多么重要啊。

(二)

记不清哪位哲人说的了,君子固穷。那么,写程序固什么呢?

写程序固C++吧,那样才好混。现在的开发工具眼花缭乱,只有C++才是工业标准。遗憾是老板要求用什么,我就得用什么。不知情的会觉着我什么都没精,太浮躁。其实我也不想学这么多东西啊。

所以写程序无所固,谁固谁就会被淘汰出局。在这种物竞天择的生活规则中,时间长了,后来我就觉着没有什么可以令我常等待的,没有什么能令我为之磋砣的。我所要做的是整天的追逐我的事业我的理想,我所能做的也只有追逐我的事业我的理想。这令我早已忽略了一个概念,爱情。对,是爱情。真有意思,我竟然还能想起这个词,这足以令我自己把我自己感动得一塌糊涂了。这个词儿可是好久没浮上我的脑海了。它根本就斗不过VB+PB+BCB。

在我上学的时候我很有空来思考这些东西。但就是爱情我没参悟透。因为我喜欢读《西游记》,而悟空是没有爱情的。《西游记》肯定在刻画着世间的众生,刻画众生的悲欢爱怨妒,贪嗔喜恶怒。那么,悟空代表什么呢?为什么他没有爱情呢?我得出一个结论,人不一定要有爱情。希腊神话具有隐晦的挑逗的意义告诉人们说还有另一半,这等于告诉人们,你们不仅具有原罪,而且是孤独的,应该毕生去摒弃孤独。

人可以毕生去找自己的另一半,当然也可以毕生固于孤独了吧,但孤独仿佛是人天生的弱点。

每当我经过营业部看到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或者是男孩或者是女孩或者是中年人或者是小孩子,用便签来记下对方在OICQ上留的地址,我就涌起一种感慨,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是多么的孤独!每当我看到树荫下,小河边到处有卿卿我我的恋人或携手或并肩而行,一种强烈的思绪浮上我的心头:一个人原来这么需要别人的陪伴。

是夜里守着空枕,会涌起一种本能的寂寞感?这寂寞不为别的,只为天生害怕黑暗,害怕孤独。

是整天忙着上班下班,不经意间忽然会觉着自己好累?这累不为别的,只为快乐与痛苦没有来得及找人分享。

人在孤独中或者会堕落,或者会升华,这是人之常情,也是人的弱点,但恰是有了这些才之所以成为人。

常常听到有人这么评价自己:我这个人啊,有时候喜欢静,有时候喜欢动。这首先说,他还没能认清自己,其次是,在静与动之间调节,才能让人不至于太累。这本是稀松平常。

要不要爱情,要不要爱情?我问自己。

不要了。天………我脑海里驻留的C++替我回答了。

于是我相信我可以日复一日的做着我的工作,不考虑其他。这令我又想起来了我女朋友的眼泪。一滴泪可以令至尊宝回到五百年前苦苦寻觅,而我却没有感觉。这也许是她的悲哀,也许更是我的悲哀,也许最终是她的悲哀,因为我无所谓。

熨洗的衣服,整齐的书桌,干净的地面,这都是我女朋友的功劳。为她,我都做了些什么呢?这样的爱情让我不敢深思。因为我觉着自己非常惭愧,进而觉着这种爱情虽然美好,但美好的令我不敢相信。

且不管吧。因为这种种想法电光石火一闪,我就又开始构思下一个对象如何建模了。

但渐渐的我觉着我很紧张,我觉着有潜伏的危机,这让我觉着我需要放松一下。于是我挑了一个晴朗的下午,按时下班了。其实按公司规定我下班的时间是挺早的,而且也是标准的8小时工作制。出了大门,外面便是花市。我总是喜欢在这里慢慢的走过去,细细的欣赏一遍那些绿色的蓬勃的生命。仙人掌系列的特别多。我挺喜欢仙人掌的,因为它生命力非常顽强,很好养活。但养花的师傅们把仙人掌打扮的异常漂亮,红色的仙人球,绿色的仙人棒,带着白色的刺儿,这让我觉着这种仙人掌应该很柔弱吧。

我转到一个小摊前,是卖兰的。一位年轻人在讨价还价,只听卖花的声音高了起来:是要一对呢,还是要一盆。一对会便宜许多。

年轻人犹豫了,他应该没考虑到要买这么多。见他不答,卖花人心中有数,装作漫不惊心的顺口说道,这种花成对的放在家里,很漂亮呢。

年轻人看来也是很喜欢这兰,他终于开口道:不要盆可以么? 卖花人笑了,有盆无盆一样价。

……我没再停留,走了。这正触动了我的心事,我讨厌成双成对,附送我盆我也不要。

(三)

女朋友很文静,从来没有和我红过脸。有时候我想找茬拌嘴都没那可能。和爱依然闲聊的时候,他总是鼓励我要好好的面对生活,要珍惜她。我说走着看吧,谁知道将来能怎么样呢。

我很少和女朋友去轧马路,因为听说养路费贵了。是的,我总是充满这么多的因为所以。我记得以前的我浪漫的一塌糊涂,无病呻吟。现在的我开口就是因为所以,理智的一塌糊涂。行了行了,别一塌糊涂了,这辈子看不到“一塔湖图”了。谁教咱是中专生呢。

想多了,扯远了,于是打住。我还得从头审视我的女朋友,想一想这该死的爱情离我到底多远,还是已经漏进来了。

我找出昨天刚下载的《欲擒故纵》,Run了《超级解霸》,Play之,任其屏保开始,众芳摇落,屏幕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我翻开抽屉,我记得她曾送给我一张照片,我没拿走,放在操作台的抽屉中了。

这是时候我想找来看一看。我加了几天的班了,几天没看到她了。我忽然想不起来她是什么样子的了。去她的单位找她也非常容易,但看本人就没有美好的感觉了,所以我决定看一看照片。

女朋友并不漂亮,我看过她的影集,那张照片我当时在她的影集中仅仅多看了几眼,被细心的她记住了。后来她决定送我一张照片的时候,肯定考虑再三了。这令我想起看过的《灰姑娘》。她的勇气,我想我是佩服的。这算不算爱我呢?我将手中的照片,翻转,夹在了《BCB多媒体开发》中,因为这是一本我最不常看的书。

心之幕缓缓下垂,又缓缓的拉开,拉开是因为我想起了她曾经给我说过的一句话:如果我是男孩子该多好!

如果我是男孩子该多好!这句话我每逢想起,就多了一层体会。她想常常和我在一起,每天和我在一起,时刻和我在一起。所以她多么希望自己是个男孩子,这样就可和我到处去,做我最铁的哥们。当时,我却刮着她的鼻子,笑她傻。其实我心里能体会,但我仍然不愿意想,我嫌麻烦。嫌麻烦的人应该没权利享受幸福,如我。值得庆幸的是,我还不知道什么才是幸福。

工作室里静静的,大家都去吃午饭去了。空间里回荡着我的呼吸和邰正宵异常清楚的歌声。我开始嘲笑我自己,典型的幻想家。这叫幻想,不叫理想,我如是告诉自己。想,想,想,没出息。我决定到网上去转一转,处理处理网务。

在CSDN看到有人在讨论浏览器,我插了两句。谁说腾讯的浏览器不好用?我用它打开了很多很多网页,却只有一个任务,而不会占用太多我的任务栏。更重要的是我可以知道当前谁在和我浏览一个网页,可以和他们聊天,可以留言。不说了,不说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然后注上“欢迎大家继续讨论”,Close Page。

再到程序员驿站去。QQ聊天室>>网络社团>>程序员驿站,然后改名,登陆。因为我的名字它总是认为非法,所以我每次都要认真的改过来才可以登陆。现在这个版本对繁体的支持太差劲了。程序员驿站的人气总是这么好,里面已经满满当当的了。在电脑方面讨论什么的都有,因为如果谈情说爱的话,房东会轻轻的过来轻轻的拍一下你的肩膀轻轻的说:小伙子,长大再谈恋爱……

往日我会把窗口聊得刷刷的滚,滚,滚,直到有人对我说,滚。木高于众,风必摧之,这个咱很能理解。而今天我却没了那神聊的心情,只想呆在一边托着腮看着别人埋头痛聊。看了一会,顿觉寡趣,点击离开。切换窗口,发现FoxMail已经很勤快的替我把信拉了回来。不聊天了,正好处理一下信件。有信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来信,我必回,不亦君子乎?

一份《榕树下》杂志,一份亚联游戏杂志,剩下的就是几封CSDN上的朋友写的了。大多是讨论BCB的,我很快的回复了。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在技术面前没什么需要掩饰的,所以回复的时候几乎文不加点。写完回信,我长出了一口气,有点轻松。因为好几天没处理网务了,所以才堆积了这么多。

我摘下眼镜,闭上眼睛,靠在椅子后,我决定再仔细的想一下,什么是幸福。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人还要追求点别的,而首先重要的是,我要给自己建立幸福观。

张宇说过:你怎么会是我的幸福,我却如此的盲目,所有和你有关的坚持,你到底在不在乎?你怎么会是我的幸福,我却苦苦的追逐,所有和有关的错误,我从现在开始背负!

邰正宵说过:有一个能够思念的人,也许是我生命中的幸福,记住这份美好,留住这份甜蜜,虽无缘也是无憾。如果笑容只是一种掩饰,落泪一样无法再挽回你,过去我不懂原来这就是爱情。

在生活中有一种人,他鸟瞰幸福。这种人在街上看到推三轮车的,他会联想,他们一定很幸福,因为他们很平凡,而且有老婆孩子在家里等着他,他辛辛苦苦却得天伦之乐,实在是令这种人羡慕不已。我觉着这种鸟瞰幸福的人是吃饱撑的,没看到人家辛酸的眼泪!

幸福,幸福,什么是幸福?我敲了敲自己的额头,我要想,我要考虑清楚。我考虑不清楚的话,对女朋友是一种伤害,尽管我自己无所谓。

佛说:爱别离。

因为有爱才有了诸多的烦恼,爱是许多故事的前因,导致了各种各样的后果,造就了万丈红尘,却也繁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类。幸福是不是源于爱呢?

我忽然有了主意了,而且我决定下午就去找她,我不想再等了。

(四)

滕州的夏天多是闷热。本来城市不大,却发展很快,高楼林立,透不过风。这个季节更是有许多外来的人,到这里或者经商,或渡假。所以我总觉着滕州的夏天涌动着一股暗流,这暗流我无法把握,让我产生了一丝儿不安。这不安常常是喝了一瓶非常柠檬后就消失了。以前都是通过喝非常可乐或醒目来清除的,现在喜欢了柠檬。前几年还听说什么米袋子菜篮子,可我觉着滕州什么都不缺。而且人更出奇得多,本是县级市啊,我真惊叹他的生命力。这也是我留在滕州六年之久的原因之一。

我东转西转,挑了条最近的路,很快就到了女朋友那里。我远远的看到她,她正在忙里忙外的,看来没空。

“真是贤惠!”我心里发出了第一百零一次如是的感叹。那么,我还要打扰她么?不与人为恶几乎是我的弱点了,哪怕一点点的伤害我都不愿意加给别人。这让我变得懦弱,尽管周老先生曾经说过“怜子如何不丈夫”。

我本来只想告诉她一句话而已。我想告诉她,你没什么不好,只是我不懂得幸福,假如我爱你,我希望你过得幸福,和我在一起,你太委屈。

她可会明白么?不懂幸福的人,是不会珍惜的。爱是需要回报的,其实就象周转资金一样,没有回报的爱是苍白的,脆弱的。

曾在读过这个故事,原文我不记得了,只能凭着记忆讲:譬如王宫,有一古树,自小长于斯,感王知遇之恩,常以果实报之。一夏,果实正青,有臣入见,适逢王悦,遂指树语臣,愿得果乎?臣唯诺应答,王呼左右斫树取果,然果实未熟而树不可复活也。

王不懂得珍惜,古树实在是悲哀的。

花堪折时直须折,莫等结果空蹉跎!

这时,她看到了我,很欣喜的笑了,向我招手。我也笑了,也向她招手,然后我转身走了。她招手想让我过去,我招手是告诉她我是路过而已。

转过了一个弯,我回头看她,她仍然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我。

淡然回首,我是最最无情的人。我终于体会到这句话的深意了。

晚上我没接到她的电话,这很不寻常。第二天没有,第三天没有,第四天打来了。仍是问我吃饭了没……我鼻子一酸……但马上又好了。

我说我吃过了,早就吃过了,昨天的,今天的,都吃过了。她轻笑,我说你笑什么,我这么无聊你还笑。她说你干什么啊,我说没什么没什么,没什么事挂了吧,好不好,电话费好贵的。她没说什么,挂了。

我的心里仿佛飘过来一片乌云,却无雨。只是沉沉的压在我的心头,让我压抑,让我难过。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爱她了……难道我真的很爱她么?但条件反射般,我很快就不想这件事了。爱情仿佛我是生活中的调味品,而且是我最不喜欢吃的甜酱。

走,吃饭去!我正沉思的时候,同事开始催促我。

人真贱,还得吃饭,还得穿衣,还得睡觉!还得拼命追求两个人在一起!人真麻烦!

同事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我觉着他仿佛受了委屈,动了悯人之心,打了个响指说,走吧,凉皮。

(五)

今天淅淅沥沥的飘了点小雨,我仿佛看到我很的翠竹在抽出新的叶子来。但因为我没给钱,那翠竹还一直在卖竹子的老翁家里。

我不打算给了。因为得不到的东西才美好,这世界也只有分离才是永恒,而失去会令我伤心。

我今天起的好早。一路的枫都披上了新绿,吸一口空气,是新的,但如果说有枫叶的味道是骗人。

我的雨伞有点破,却还从没有女孩来过。走吧,走吧,在滕州是不会有什么改变了,我就得这样过下去了。到北京去吧,那可是毛主席住过的地方啊。到北京的想法好久了,最近朋友又催促的紧,他想让我在紧迫中更上一层楼。

爱依然知道了我这个想法后,说钱够不够,去了的话,到那边给我打电话,缺钱我给你寄;被劫色了自己解决。朋友说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小子你过来吧。面对这些,我真没什么好再讲的了。

我折好伞,望了望无边的雨丝儿,伸出手,沐浴了大自然的恩赐。我想,姑且放荡,等这雨停了,我再考虑其他吧,而现在我宁愿耽于雨季。

雨落无声,秋枫无语,静默,仿佛能听得到地球仍在转动的声音。

叶秋枫 2001年4月17日 写于山东滕州


 文章评论
目前没有任何评论.

↓ 快抢占第1楼,发表你的评论和意见 ↓

发表你的评论
如果你想针对此文发表评论, 请填写下列表单:
姓名: * 必填 (Twitter 用户可输入以 @ 开头的用户名, Steemit 用户可输入 @@ 开头的用户名)
E-mail: 可选 (不会被公开。如果我回复了你的评论,你将会收到邮件通知)
网站 / Blog: 可选
反垃圾广告: 为了防止广告机器人自动发贴, 请计算下列表达式的值:
8 x 2 + 2 = * 必填
评论内容:
* 必填
你可以使用下列标签修饰文字:
[b] 文字 [/b]: 加粗文字
[quote] 文字 [/quote]: 引用文字

 
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猎户星 Google Earth 程序资料 程序生活 评论 Tag 论坛 资源 搜索 联系 关于 隐私声明 版权声明 订阅邮件

程序员小辉 建站于 1997 ◇ 做一名最好的开发者是我不变的理想。
Copyright © XiaoHui.com;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