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程序资料 评论中心 Tag 论坛 其他资源 搜索 消息中心 联系我 关于 RSS

秋枫人生


日期: 2002-03-07 14:00 | 联系我 | 关注我: SteemIT, Twitter, Google+

 (一)

今天第六次进入我的 163 信箱,终于有了点收获,发现了一封信,是蝶依小姐的信。这次写信的大意是让我再多告诉她一点关于我个人的资料,她好向那女孩介绍我,如果我延误了的话,这门“亲事”有“黄”的希望。

一看之下,我当然不敢延误,抄起我的老键盘,调出“自然码”:好吧,我再多提供一点。。。在下姓叶,名秋枫,虚度 20 春,浪迹 IT ,至今不曾娶浑家,只以 PC 为伴。。。我在一个月前打算找工作的时候,曾经做过一次简历的。你晚上到我的住处,我给你一份,那肯定够啦。 -- 没想到,叶秋枫还将有相亲的经历,找工作没用上的简历,会在应聘做人家的男朋友的时候用上。写完,发送,关闭窗口,下线。一系列的动作,简简单单,简单的有应付老板的差事的感觉。

蝶依是我不久前认识的一位小女孩。确实小,比我小 3 、 4 岁,而且吵吵闹闹的。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在朋友的办的电脑学习班里学习。本来朋友让我去代课的,可我公司里的工作工作太紧张,就没能帮他。我觉着挺不好意思的,每天下班之后,就总顺便去他办的培训班看一看。第一天去,我就遇到一个小女孩拿着满满地写着字的一张纸在缠着老师,问着问那。我感到很惊讶。此之前我也做过培训的,但往往学员能把我安排的课程学会就不错了,还没有能够主动提出问题的呢。

那位年轻的老师看来有点为难了。我走过去,拿过那张纸,原来全是一些关于互联网络的问题。什么是 BBS 啦,怎么申请 ISP 啦,等等的。真难为她能想起这许多问题来。我不由得重新审视面前的这位女孩:短发,单薄,暗色调的服饰;嘴撅着,仿佛随时要向谁发难。我看着她神气的样子,不由的想笑。但我没有笑。

“还有什么问题没有解决?”我向她扬了扬手里的那张纸。

“都差不多了吧。”她似乎不那么紧张了,调皮的笑了一笑,就差做个鬼脸了。

“有什么问题,我可给你解决。”

“你是老师?” -- 当时她的确扎扎实实的问了我这个问题。说实话,我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她当时为什么会那么问。给她讲课的那位才是老师呀。难道他讲课失职?想到“失职”这个词,我不再往下想了。我不能给那位老师增添任何的麻烦。这些想法也就闪电般的闪过我的脑海,因为她明亮的眼睛在看着我哪。而且,我站着,她坐着;她那么仰着头,应该比较累 ......

“我。。原本可以做你的老师的。只是我工作太忙,没有做成。”说完,我有一点轻松,但也暗暗惊讶自己什么时候这么老实啦。

“是这样呀。你教我怎么做主页,好吗?”

“这。。您提的这个课题也忒大了一点吧。你有空间了没?”

她摇了摇头。从她的神情中,我看出,她还不明白什么是主页空间。

“你到 go.163.com 去申请一个吧。我现在有点事,待会儿看你的成绩,好吗?”

“怎么申请呀?”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上面有傻瓜式的介绍。”

她笑了,大概在笑我的狡黠吧。“傻瓜式”向来是我的法宝。记得有一次一位朋友借了我心爱的 FrontPage98 安装光盘,但还想让我给他装上。我当时忒忙,在他的一再央求之下,我祭出了我的法宝:“去吧,老兄,放心好了,把光盘放进去,会有一个傻瓜式的安装画面出现。”(天地良心,确实是一个“一路回车”式的安装画面,而且是“双排汉显”的)。他不再言语了,嘟囔着:“傻瓜式的。。。傻瓜都能看懂,我当然也一定要看懂才成” ... 走人了! ^_^

吃过饭,我回来看她。她正在紧张的盯着 OICQ 上的许多可能要“不安分”的小精灵。那时候,可能只有小精灵们不安分的跳动的时候,她的心才恢复跳动吧。看不她那个样子,我几乎不忍心打扰她了。但她很快就回过头来,冲我笑了笑(好一个爱笑的女孩),算是打了招呼。我趁机问:“怎么样啦?”

“好了,好了,我都申请完了呢。”

“帐号,口令是否牢牢记住了?”

“帐号记住了。口令忘记了。”她的平静让我觉着忒滑稽。

“你知道你忘记了口令意味着什么吗?。。。重新申请吧。”我故意表现出极大的惋惜,好让她下次别这么马虎。

“嗯,我明天再做吧。我今天想聊天呢。你瞧,这个男孩真有意思,要我做他的女朋友。”

“那就做呗。”我故意逗她。

“唏。。。谁稀罕。”

我在心里为那位男孩叫惨。她翻记录让我看。确实,有一位“男孩”(天知道是不是男孩!)在申请做男朋友事宜。但她的回答可以用“狗血淋头”来形容。我小心翼翼地嘲笑了她一小下儿:“何苦呢,小姐。男孩欣赏你,你应该感激。客气点吧。”她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了,“没事儿的,他不会生气。”

我看到桌子上有一本教材,我拿起来翻了翻,这是一本清松出的上网教程“中文正式简单版”。我边漫无目的的翻,边和她聊天。原来她今天刚毕业。她的母校原来就是我原来就读的那所学校,的邻校。因为早晨我还要早上班,没有时间多呆,我开始说些再见的话了。她要了我的 Email ,并且不由分说地告诉我,她的网名叫作蝶依。我觉着好笑,“原来你是李逍遥的嫂子呀!”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心里平平静静的。我培训过的女孩子多多,她不算不普通。我的生活依旧会是写程序,吃饭,访友。我想我这些是我自己选择的生活,我已经习惯,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如果改变了的话,至少不会因为这个小女孩,因为她太小,也许需要我这样的朋友来帮忙;也许该玩两年,过点没有忧患的生活。而除此之外,我和她又有什么需要交流的呢?想到这些,我说了点勉励的话,闪了。

(二)

滕州的信息港一向没有 BBS 。好不容易,在今年有了 BBS 了。我赶紧去看,做的还不错。就是太冷清,得穿羽绒服,戴手套登录。否则,那冷清劲儿,能把人冻得不死也伤。 ^_^ 但就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我还是忍不住沽名钓誉了一回,申请做了“编程浪子”版块的版主。没想到,很快就被批准了。打开 Administrator 批准我做版主的那个帖子,我的心都要蹦出来了。在这个窗口的 CloseQuery 的事件中,我的心适时的把脑子里到处游走的想法存了一下盘。我觉着我的脑子里也象老西捷硬盘一样,产生一阵噪声。嗡嗡的。 1 分钟之后,我恢复了冷静。我开始考虑如何发展本版块,如何实现我对 Administrator 的那番吹嘘:第一天,增加会员 10 人;第两天,增加人气值 x 分( x 大于 10 );第 third 天,让本论坛达到繁花似锦的境界。 At 最后,再不行我让贤! -- 呵呵,风格不低吧。

滕州的软件业不景气,还不如中关村的好一点呢。 ^_^ 谈起编程,更是曲高和寡。我思前想后,没法,没法。几乎从不上鞋油的我,那几天抹油特别勤。。 Administrator 撵我的时候,好跑快一点呀,省得丢人。 :-(

但是,天生责任心难自弃,我每天都要去飞雪>>编程浪子瞧一瞧。看看有没有新的帖子。但往往到门口,我就折回了。因为飞雪有一个比较体贴我辈的功能,它能自动告诉我,门上的蜘蛛网有没有人动过。 ^_^

日子就这样在不断的 Reload (刷新)中度过。日子过得缺油少盐。

2000 年 10 月的一天的晚上,我下了班,又去朋友的培训班去瞧瞧。那天晚上和许多个十月的滕州的夜晚一样,依旧难得看到眨眼的星星,依旧难得感受夜的清新。到处都弥漫着高科技的气味。早些年,我读罢《道德经》,也曾想狠狠的实践一下,继承哲人的思想。对我而言,仿佛谁的 PC 里的程序跑了味儿,被我闻到了。一进门,我就被蝶依发现了。她的眉宇之间跳跃着欣喜和兴奋。一看到我,就迎了上来,附在我的耳旁,“我告诉你一件事情!”

“ Please tell me now 。”我知道她的英文不错,尽管她是中专,而且并没有读完。

我准备洗耳恭听。但她终于没有说出,只是不停的笑,笑弯了腰,笑的洋洋洒洒。我感觉着我仿佛在听一个古老的传说,一个完美的传说,一个有着好的开始,好的结局的传说,一个让我感觉到人世间还有如许欢乐的传说。我沉思,我静静的看着她,我心里又升起了那种感觉:小。小女孩的样子,小女孩的脾气。。。我好久没有似她这么笑过,也好久没有人对我说话时这般神秘兮兮。

“说呀,到底什么事情?”我仿佛感觉到我的耐心进度条在飞快的往回跑,象个逃兵。我感觉到我撑不了多久。我仿佛把耐心丢在公司里的抽屉里,下班的时候忘了拿。但理智告诉我,我不能不耐烦,那样会让大家都不愉快。

她凑到我的耳旁 ..... 是不是那个时刻来临了?是不是她终于要说了?她会告诉我什么呢?我迅速的用了 For-Next 作了一百遍循环,列举了一百个方案。但尽管我选用了这种最快最有效的循环算法,也还是不能肯定她是不是要给我制造点故事。

她要给我制造点故事,这是我的直觉。后来证明这种直觉是对的。

“我准备好听了呀,您说吧。”我想让她镇静一下,也让自己有点心里准备。

但我只能听到那个古老的传说在继续。“那,你给我发 Email 吧。我看看你长进了没有, OK ?”

她稍稍收敛了笑容,摆了摆手,“好吧。”

以我的生活方式,这件事我不会放在心里的。况且,她上网的时候反正也挺闲的,我想她一定会给我发邮件。

第二天的工作是把原来的网站主题再深化一下。修饰一下细节,然后就可以教给同事去进行再加工了。也许今天心情舒畅一点,我对我以前设计的方案竟有诸多不满意之处。我竟然也愿意全部再重新做一遍。有了理念,就好设计。而且, Dreamweaver 也确实不是吃素的。整个上午,我和它合作很愉快,没有费多少周折就 WorkOver 了。看着新设计的版面,我感觉到一点惬意,一点 Tried 。

想起今天还没有看过论坛,我“照例”连上 Internet ,输入“ tz-www.sd.cninfo.net ”(去这里我从不用收藏夹的),然后 Press Enter 。看着页面被慢慢的打开,我的心象死水,没有一丝波澜。好长时间以来,只是一种习惯了。没有指望有别的收获。

但今天竟然有一个贴子。

签名比较陌生,是一位叫“ dieyi ”的朋友,不曾见过。但我稍稍的想了一下,明白啦。“ dieyi ”是“蝶依”的拼音。我读着标准的生硬的却又融入了中华文化的国标字,透过字里行间,我仿佛又看到她天真烂漫的笑脸。她告诉我,她很“幸运”的找到了工作,在一家信息服务公司,快成副总经理啦。原因是那家公司里只有董事长兼总经理和蝶依两个人。这种副总,不当也罢,其时我如是想。不过,这个她第一份工作,我不能给她泼冷水呀。思忖再三,我敲下了几行套话:既有如此机会,当努力才好,切勿贪玩。

想起她可能会给我发 Email ,我就赶紧另开一个窗口,打开 163.net ,硬盘一阵“轻微”的噪声之后,出现了“ Wecome to 163.net! ”字样。我熟练的敲入“ yeqiufeng ”,和“ ****** ”,然后 Login ,于是硬盘又是一阵噪声。这是我检查了一下我的耐心,还好,估计还够用。我等了一小会儿,进入了我的信箱,邮件共 11 封,其中新邮件 1 封。轻轻的点击了一下收件夹,进入了邮件列表。这次竟然出奇的快,我甚至有点怀疑是不是系统有点误差啦。

果然,有蝶依小姐的一封 Email 。我飞快的读了第一遍,心里一颤:她说她给我物色了一位女朋友。这位女孩是她的老师,也是她的朋友,没有男朋友,所以就想介绍给我。继而我又觉着很有意思。我叶秋枫还有这种时候呀。好吧,我倒想体会一下“见面”的感觉。一念及此,我回复到:在此表示谢意,若需要本人资料,可提出 ......

以后的几天,我们每天都互相发 Email ,争取早日“拍板”。 而我的日子,仿佛在黑暗之中透进了一点阳光。

(三)

10 月 13 号的下午,一位同事告诉我有人问了我一个问题,让我把答案付她捎去。

问题是:你过去的家在哪里,你现在的家在哪里,你将来的家在哪里。

第一感觉是,不浪漫。象查户口。因为我是四海为家的人,或者说我还没有家的概念。提出这个问题的,可能是个很现实的女孩。我饶有兴趣的说,这个问题,真有意思。谁问的?

“和我一起住的一位女孩呀。它在一家公司做培训。她说她的学生给她介绍一位男朋友。我就问在哪里?。。呵呵,没想到就是你呀。”

“那就是当老师了?”

“是呀。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没有。我觉着世界很小。的确有人给我介绍这个女孩,但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和你住在一块。”

“没想到吧。你快把问题的答案告诉我吧。”

“我想一想。。。”

第一次有人问我这个问题,而且这第一次用的就是排比句。按照软件工程的观点讲,太冗余,谈不上代码的精简,但运行起来可能会非常地稳定和安全。我一次都没有见过她,我不知道怎样的回答才适合她。这里说的适合,却又不是逢迎的意思。我只是不知道她喜欢怎样的回答方式。天下的事情就那几件啊,之所以看起来错综复杂,都是经过了不同的人的说话方式。光纤传过来的数据和双绞线就有差别;把简体文字从简体 WINDOWS 下拷贝到繁体版下,还能不变样?方式,得想一想用什么方式。

晚上公司开了个例会,强调了一下明天总公司的例会大家的应该注意的事项。因为总公司总有开例会的“习惯”,所以公司也“养成”了开个预备会的习惯。开完会, CEO 破例让大家都到网上去神聊海侃。我用悄悄话告诉她答案:我以前租爸爸的房子住,现在租别人的房子住,将来租老婆的房子住。这样回答成功机会多少?

她很快回话:成功率很低。

我说,那算了,你不必转告了。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在心里已经想好,我今天晚上要去拜访一下她,我带着简历去。

我竟然会紧张。我竟然会不停的假想几分钟后我们见面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我竟然还有点激动。我的天。

我竟然晚上没等及吃点热的东西,只吃凉皮。我明知我的希望总会失望,但我仍然充满希望,希望她真象传说中那么好。

可是,性格的悲剧又有谁能挣脱?随它去吧。我的心悄悄的在那夜色中一横:反正没有人看到我“布衣之怒”的样子,直去那家公司。

那家公司的老板我以前很熟悉的,而且我的新同事竟然也是他的好朋友,世界真在变小呀。因为熟悉,所以我不能贸然的去找她。我和老板聊了一会。因为一位朋友曾经要我给他物色一家计算机公司学习,所以我就以此为切入口:他的公司做培训,我要找学习的地方,我就要考察一下他的公司,设备不错,接下来我理所当然的要问,谁是老师了!

靠一点点的小聪明,才执行了一遍顺序结构,就得到了 Result 了。但这个 Result 我不能保存在这里呀。我要寻找机会 Return&&Quit (约她出去谈一谈,还不能让他老板知道我此行的这一目的)!看看托盘中的表已经是“小楼一夜听秋雨 09:45 ”了。我想机会来了:滕州的小公司一般都是 10 点打烊的。当着我的面,他刚吹嘘完他如何如何的待员工宽厚仁爱,而现在我就要请君入瓮。

我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问道:“你们这里几点关门呀?”

“ 9 点吧,一般 9 点就关门啦 ...... 呀, 10 点了。。”他也看了看托盘,对于已经是这个时间了产生了一副很吃惊的样子,转过头对她说,“我说,你先走吧,你看,天不早了呢!”

“那,我也告辞了。是呀,天不早了,明天还要早上班的。”我趁机告退。

我在路边等她。那女孩很大方的和我一起走。扩展感觉告诉我,应该和她谈点什么。谈什么呢?既然大家都是从事计算机业的,还是先谈一谈她的工作情况吧。可她一开口,我就失望了。说实在的,尽管同事介绍的样子和她的实际大相径庭,但我并不在意。我在意的是一个人的言行。她简单的给我说了她的家庭情况,虽然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但我却一字没有提我的家里。我想说,我没有家庭观念。但我转念又一想,没必要啦。正如我衣袋里静静躺着的简历,它已经在这静谧的夜里熟睡,我也不想打扰它。因为我知道如果两个人在这个问题上不能一致,那么将很难再发展下去,除非能打一个补丁或者下载一个插件或者专门抽出时间进行二次开发。可现在人与人的感情萌生,发展和结束都是极快的,还有人会把自己的那一段普普通通的情感小心翼翼的收藏好精雕细琢吗?至少我不会。有那个空不如学习一下我还比较陌生的 ASP 和 JSP 或者 PHP 了。而她的这个经典的问题,我也不准备回答了。

简历也没必要给她。

到了善国路和府前路的交叉处,也就是中医院附近的十字路口,我很平淡的说了一声:再见。然后我骑上我心爱的自行车,逃也似的跑掉了。我来不及也觉着大可不必想她的心情,她的感受。

仍然是夜色如墨,霓虹如星。这是我所熟悉的滕州的夜色。 10 月的滕州夜,已经有点凉了。就在这凉凉的夜中,我曾半夜出来找个排档吃点东西,那是我写了大半夜的程序或者玩了大半夜的《帝国时代》。就在这凉凉的夜中,我曾匆匆的骑着车子赶回住处,那是我刚刚做完家教回来。就在这凉凉的夜中,我曾重新穿上外套出去,那是去几十里外的地方去做售后服务。就在这凉凉的夜中,我曾长时间的呆在善国大桥上,那是和女友一起去看水中的灯印月影。就在这凉凉的夜中,我也曾骑着自行车漫无目的的在滕州转,那是我没了工作,也错过了曾想和我风雨同舟的人 ...... 今夜凉如水,我自己在空荡荡的马上上恣意横行,感到一种少有的轻松。最后一次有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是今年年初我熬了几个白天黑夜后把那家单位的软件装好的那个寒冷的冬夜吧。装好后,我就终于可以在 72 个小时的精神透支之后得以睡觉了呢。没有比看到自己的做的东西给别人带来了方便更令我欣慰的了,没有比了结了一件拖延已久的事情更令我轻松的了,没有比知道自己将能做些什么更令我高兴的了,更何况我能做的事是“休息”?

我想我这几年来忙忙碌碌的,可能已经很不近人情了,在感情方面。有所收获,就要失去一些。而且是我所愿意丢掉的呀。

我想起了旧日宿里的一位大哥常说的一句话:成功也罢,失败也罢,终究是无悔的人生。

(四)

打开 163.net ,我给蝶依回复: All things is over 。

我想说: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可天知道我该怎么翻译?我还是就这样写了吧。

蝶依依旧是蝶依,我和她是朋友也罢,不是朋友也罢;那女孩也自有自己的生活。不管是明朗温馨的,还是昏昏沉沉的。大家不都在编织着自己的梦么?就象 Dreamweaver 的中文名字一样:织梦人。大家都是织梦人呀。

我喜欢做一个比喻:大家的人生都是曲线。开始的时候有可能相交,结束的时候也有可能相交。但我们心里都清楚,更有可能永远不再相交。“留下今夜的梦中,一个我”,那是何等美好的期盼也是何等美丽的遗憾呀。

缘份是什么东西?是达尔文发现过还是爱因斯坦求出公式了?是慈禧收藏过还是鲁班造出了?它存在于孔子的思想中还是曾经访问过我的硬盘?既然不可捉摸,那么就不必捉摸。往往烦恼的起点因为它,终点也因为它。但是,又岂能躲避?我们是红尘男女呵。

痴狂只存在于少年人的故事中,一生不变只存在于大众情人的情歌中,生死相依只存在于比别人更热衷于幻想的作家的笔下,陪你到天涯只存在于情感冲动的一瞬间。这世间本就没有永恒。

打开日记,我写下: All things will begin 。

Return.


 文章评论
目前没有任何评论.

↓ 快抢占第1楼,发表你的评论和意见 ↓

发表你的评论
如果你想针对此文发表评论, 请填写下列表单:
姓名: * 必填 (Twitter 用户可输入以 @ 开头的用户名, Steemit 用户可输入 @@ 开头的用户名)
E-mail: 可选 (不会被公开。如果我回复了你的评论,你将会收到邮件通知)
网站 / Blog: 可选
反垃圾广告: 为了防止广告机器人自动发贴, 请计算下列表达式的值:
9 x 5 + 2 = * 必填
评论内容:
* 必填
你可以使用下列标签修饰文字:
[b] 文字 [/b]: 加粗文字
[quote] 文字 [/quote]: 引用文字

 
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猎户星 Google Earth 程序资料 程序生活 评论 Tag 论坛 资源 搜索 联系 关于 隐私声明 版权声明 订阅邮件

程序员小辉 建站于 1997 ◇ 做一名最好的开发者是我不变的理想。
Copyright © XiaoHui.com;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