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程序资料 评论中心 Tag 论坛 其他资源 搜索 消息中心 联系我 关于 RSS

西乌拉帕的幸福大学生活 7


日期: 2002-04-27 14:00 | 联系我 | 关注我: SteemIT, Twitter, Google+

西乌拉帕

11、 孩子王

进大学后的第一个暑假。刚刚从天津军训完毕的西乌拉帕,急不可待的坐上了回家的火车,在这个不长的暑假里,他可有个重大的计划要实施呢。

刚刚从首都见识了伟大祖国的繁荣与繁华的西乌拉帕,仿佛一下子从天上又重新掉回了地上。这脚下的土地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熟悉啊,熟悉的真实,真实的不能再真实了!一时间,繁华的首都和眼前光着上身的黝黑男人、小孩和水牛几个图象纠合在一起,让西乌拉帕头晕和疑惑,他分不清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其实,在大学期间的8个假期里,每次西乌拉帕坐上回家的火车,沿途经历一个一个的城市,到了省城,再转长途车到县城,再转车经过区镇、乡镇,最后回到生养他的那个破败的茅草房屋,西乌拉帕的心,每次都象在穿越历史,在穿越时光隧道。从北京出发,离家越来越近,可是映入视线的,却是越来越落后、越来越破败的景象。

以北京为代表的都市的繁华霓虹与乡村的萧条荒凉成为十分鲜明的对比作为一种记忆永远的烙印在西乌拉帕的脑海里,无论如何挥之不去。回家之旅夹杂着回家的欣喜和现实的苦涩,是一种从现代回到历史的痛苦历程;而离家返校之旅则仿佛是离开远古的回归现实---------一年总有那么两个假期,要经历两次这种鲜明对比的折磨,让西乌拉帕都感到惶恐和疑惑,不知道到底哪个是真的,哪个是虚幻的???也许,两个都是真实的???

火车自从离开北京站,向着南方的某个城市奔跑着。但在西乌拉帕对窗外的风景无心欣赏,他一心只筹划着如何进行自己的计划。还没有放假的时候,西乌拉帕就听说自己的一个高中同学在寒假里回家乡办补习班,一个寒假就挣了800多元!这个消息让西乌拉帕激动和欣喜,他抑制不住心中的联想。这个主意实在太好了!自己何不也可以回家办班?

西乌拉帕先到县城开了介绍信,声称是暑假社会实践。县政府居然给开了介绍信。持着这张盖着县府大印的介绍信,西乌拉帕回到了那个最熟悉不过的乡中学,要求借用教室,办补习班。也许是乡里从来没有大学生来办过班,也许是县府那张介绍信起了作用,没有废多少劲,教室的钥匙就拿到了手。

西乌拉帕立即贴出大红招生海报,招收补习班学员。严格的讲,招生的对象,其实是那些小学毕业刚刚考上初中的“初中预科生”。相当于一种“初中学前班”。为期20天,教授数学、英语两门课。每人收学费8元钱。

广告贴出去之后,西乌拉帕心里其实很没有底。因为军训的原因,耽搁了时间,西乌拉帕回家时,才发现乡中学其实已经有人在办班了。这人抢先一步,招了满满的一大教室孩子,挤得不得了。

西乌拉帕心里有些遗憾,为自己的晚回家。没想到哪里冒出这么个穷鬼,打乱了西乌拉帕的美好计划。再回想自己为了弄一张县政府的狗屁介绍信而耽搁了三天宝贵时间,让西乌拉帕更加的沮丧。

但既然已经回来了,教室也要来了,何不试一试呢?西乌拉帕仍然鼓起勇气,将招生的海报贴了出去。而且,在该海报中,西乌拉帕对每个人的学费只收8元,比那个先到的家伙少收2元。这海报往对头上课的教室墙上一贴,效果一下子就出来了。

出乎西乌拉帕的想象,来报名的人非常的多。不到三天,就有40来人报名,其中,有近10人是从对头那里退了学费转过来的!看来,价格竞争就是灵光啊!急得对方那个上课的小伙子一把将西乌拉帕的恶性竞争的广告撕得粉碎!在学校的唯一一个公共场所里见了面,都别扭地将头扭到一边,结果尿湿了裤子。把西乌拉帕给得意和笑得呀,就别提了。

尽管西乌拉帕已经将收费标准降低了20%,8元钱,对于一般的老百姓,应该是可以接受了的吧?西乌拉帕在心里想。但有一天,在收学费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给西乌拉帕震动很大,让他至今都印象深刻,心里久久难以平静。

那天,西乌拉帕正在小木桌前收钱办理入学登记呢,这时来了一个汉子,约有40来岁,光着的上身被太阳晒得黝黑,他一手牵着一头耕牛,一手牵着一个小男孩,走到西乌拉帕的面前,原来他是来给自己的小孩报名的。

在所有其他来报名入学的小孩子,都是自己带钱来报名的,由大人带着来的,这还是唯一的一个。小孩子跟其他人差不多大小。汉子小心翼翼的从裤腰里摸索着,西乌拉帕的眼睛不知不觉的集中在那双手上,过了好一会,那双满是老茧的手,好不容易才翻出来一沓纸币,西乌拉帕的眼睛一下子就惊讶的睁大了!

这是钱吗?!

这是8元钱吗?!

一小捆纸币,很破旧,但折叠的很整齐,显然经过无数次细心清点。从面值来看,其中没有一元以上的钞票,甚至没有5毛的,全是1毛、2毛的小面纸币,一张一张的累叠在一起,用一根很黑的女人用来扎头发的橡皮筋捆成一捆,黑糊糊的,仿佛要挤出汗水来。

汉子将钱一张张小心翼翼的铺展开来,很认真的数给西乌拉帕看。西乌拉帕看的鼻孔酸酸的,心里很沉重,很沉重,他似乎一下子就回到了10年前,那时,西乌拉帕也正上小学,每次交学费,西乌拉帕都从妈妈手里接过一把钱,用黑橡皮筋捆好,妈妈再给他藏在里边的衣兜里。。。。。。。

看着那个男人认真数钱的样子,西乌拉帕实在不忍心收下这8元钱,要知道,积累这8元钱,对于这个男子汉而言,该是多么不易,也许,那每一张1毛、2毛纸币都是卖一个鸡蛋换来的。。。。。。。

10年之后的今天,当西乌拉帕努力回忆过当时的每一个细节之后,他仍然怎么也找不到证据来证明自己当时的确免收了那人的学费。这个结论让西乌拉帕感到无比的内疚和汗颜。这证明西乌拉帕当时是多么残酷。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当时的西乌拉帕内心是比较矛盾的,到底收还是不收?但他最后肯定还是收下了那8元钱的!西乌拉帕感到自己很没有脸皮来写下这段文字。他为自己的残忍和冷酷而羞愧。

在西乌拉帕的家乡,每逢赶场(赶集)的时候,总有很多人来到街边,摆出10来个鸡蛋,一个一个的卖,自西乌拉帕记事以来就是如此,但西乌拉帕大学毕业工作后,有一次回家探亲,在街上,看到的景象,似乎同10多年之前没有丝毫的两样,他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用一块洗得很薄很白的手绢,铺在街沿上,再在上面摆了几个土鸡蛋,老婆婆然后站在鸡蛋后面等着买主。。。。。。

父亲在后面悄悄的告诉西乌拉帕说,卖一个钱子算一个钱子儿啊!这个婆婆没有后代,没有经济来源,平时就靠卖几个鸡蛋和上山拣柴禾卖了,挣点油盐钱。。。。。西乌拉帕每次想起来,老婆婆花白的头发和满含期待的眼神,简直让他受不了。他不明白,为什么10多年过去了,自己的家乡居然还是老样子?

他心里一想起这些,就觉得堵得慌,却丝毫没有办法,每次回家,他都很快就逃也似地返回那个他工作的繁华的都市去,真的是逃跑的感觉啊!眼不见,心里似乎还要好受一些,就当一切都不存在。可是西乌拉帕心里很清楚,自己只是在逃避而已,真实的农村的苦难,并不因为自己的逃避就不继续存在!!!!!

办学前班的经济效益是明显的。在西乌拉帕将收到的接近400元 学费带回家时,妈妈的那个高兴和激动啊!她把钱数了又数,放在枕头下,不放心,拿在手里不知道怎么办好,可怜的妈妈啊,她这辈子从来都没有一下子得到过这么多钱,足足400元啊!想来想去,妈妈终于找到一个好地方,那就是装米的一个土坛子里!这个地方,小偷该不会找得到了吧!

妈妈得意的笑着,那是西乌拉帕有史以来见过的妈妈最甜美、最开心的笑容了!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这么能干啊,一下子就挣了400元!这个书目,相当于一年辛辛苦苦的养两头猪,或者起早熬夜的种两亩地啊!辛苦了几十年的妈妈,终于为自己的孩子长大成人而感到欣慰和骄傲了。他可以靠自己挣大钱了!!!

学前班一共有40来名学生,上午上英语,下午上数学,全部由西乌拉帕执教。为了不辜负学生们交的8元学费,也为了显示出一个首都大学生的应有风貌,西乌拉帕对这个班可谓尽心尽力。为了让第一次学英语的小孩子能够从一开始就学到最标准的发音,西乌拉帕专门抽空返回县城一中,找高中时的老师借了一台录音机和英语教学磁带,当标准的英语字母发音回荡在这个乡村中学的上空时,西乌拉帕感到是多么的骄傲啊!因为,利用录音磁带教学,这在这所山区学校,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啊!

西乌拉帕还有更多显露身手的地方。这是他唯一的一次站上讲台,体会孩子王的滋味。为了活跃气氛,西乌拉帕不仅交英语和数学,还教孩子们唱歌,唱《团结就是力量》、《我是一个兵》,唱英文的《ONE little ,two little…》,唱《我们亚洲,山是高昂的头》,孩子们是多么的新奇和高兴啊,他们一遍又一遍的唱着,那么认真,那么快乐,在他们眼睛里,讲台上的这个老师,是多么有趣啊!

上课期间虽然不长,但却发生了几件令西乌拉帕十分后怕的事。这主要都与孩子们的安全有关。

课间休息的时候,孩子们都要跑到教室外的院子里玩。有一天,课间休息的时候,西乌拉帕正在教室里擦黑板,忽然听见外面“轰”的一声巨响,接着是一片惊呼。坏啦!西乌拉帕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急忙跑出去一看,我的天!学校院子的大铁门倒了!

另外一件让西乌拉帕想起来就后怕的事情,就是学生们上学和放学回家路上的安全。班上40来个学生,年龄大都在11-12岁左右,实在太小了。但就是这样小的孩子,每天大都要走少则3-5里,远则10多里的山路来上学。夏天的雨水又特别多,天一下大雨,路面泥泞发滑不说,不少道路、小桥都要被洪水淹没,学生们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这是最令西乌拉帕担心的事情了!他脱不了干系啊!

好在,20天愉快的教学生活很快就结束了,没有发生任何安全问题,着实让西乌拉帕松了一口气。

在临近“毕业”的那天,西乌拉帕借来相机,他要给大家拍一张合影。这该是多么简单的事啊!可是具体做起来,西乌拉帕就明显的感到了难度。

首先是除了自己之外,没有人会拍照,这就使得他拍自己与学生们合影的计划落空。无奈,只有自己来给孩子们拍合影了;

其次,集合的时候,女孩子们都妞妞捏捏的,不好意思出来照相。西乌拉帕老师反复进教室去做思想工作,可就是不见效。西乌拉帕只好拉下脸来,正要发号施令,谁知道,这些丁点大的女孩子,一个接一个的从教室跑出来,一溜烟的没了影子,不就是拍照吗?又不是砍头!你们跑什么啊?西乌拉帕老师在后面追着,追着,他忽然停住了脚步---------------这些妖女子!居然都跑到女厕所里面去藏起来了!

这把西乌拉帕给气的没有话说,更没有办法,只好回头,给男生拍下一张宝贵的合影。

多年以来,西乌拉帕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城乡差距不是在缩小相反却在增大?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我们都知道是“农民的愚昧,没有知识、多生孩子....”,可是,西乌拉帕总是不能止步于此,他总忍不住要问:为什么他们会愚昧?为什么他们要超生?为什么他们要抛弃别子去当盲流?为什么有地不种宁愿土地撂荒也要出去卖苦力?为什么每年庄家都在丰收,可是老百姓却一年比一年还穷???

无数的疑问,缠绕在西乌拉帕的脑际,挥之不去。他无法忘记自己来自何处!可是,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实在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若干年之后,西乌拉帕走在深圳的街头,霓虹闪烁,忽然旁边一个妖艳的小姐,走过来,拉着西乌拉帕说:

先生,请我看电影好吗?

西乌拉帕惊讶,难堪,感到一种耻辱。因为,那小姐说的普通话明显透着自己家乡的口音!

西乌拉帕经常回想当年那些连照相都害羞的小女孩,她们长大了能够干什么呢?

想来想去,似乎实在只有以下几种选择:

1、幸运如西乌拉帕者,考上大学,成了边缘人,但这只是极少数;

2、回家种地、嫁人、生娃;这是大多数。

3、相当部分不愿种地了,种不下去了,因为种地不仅辛苦劳累,而且除去沉重的税赋,已经无利可图,于是出来进城打工;

4、没有多少文化的农村打工妹,等着她们的命运,又有几种可能:

1)、找到一个不错的工作,或者找到一个不错的郎君,过上了不错的生活;但愿她们如此!

2)忍受不了低工资,要么做了别人的“二奶”,要么在人力市场被人贩子拐到更落后的偏远山区去嫁给一个半残废男人生崽;

3)其中有不少的部分,也许是被动,但也许就是主动的,或为生活所迫,或为金钱所引,或被人先侮辱了干脆破罐破摔,总之,走了坐台小姐的不归路。

上面的道路或命运中,当年那些害羞的小女孩啊,你们今天走的是那条道????

也许,当年连和男生一起合影都感到害羞的你,正是今晚要我请你“看电影”的这个“你”!!!!

现在,中国就要加入WTO了,就要融入国际大家庭了,西乌拉帕是学财经的,在写论文时他也是头头是道的论述加入WTO的理由,可是,这加入的背后,将是多么悲惨的结局-----广大的农民似乎已经被遗忘、被出卖、被牺牲了,但没有人来呼吁过要保护他们的利益。我们只听见说汽车要保护,银行要保护,就从来没有听见过说农业需要保护,

在中国没有加入WTO的时候,家乡种地的青壮年就非常少,加入之后,谁还会种地?年轻的可以出去打工,女孩子就只有出去当三陪,老年人呢,恐怕要么饿死,要么出去讨口要饭,好在他们不是没有这样干过的,

在西乌拉帕小时候,家门前经常都有讨口的,成群结对呀,乡亲们也见惯不惊,或者给一碗饭,或给半碗小麦粒,他们似乎都隐隐的感觉到,也许有那么一天,自己也会落到这个地步?

在达官显贵门高举香宾庆祝中国终于加入WTO的时候,8亿农民就只有收拾行李出门讨口了。

所以,西乌拉帕每次回家探亲,总是对他的老家乡亲们说,无论出去打工也好,还是读书也好,甚至是出去讨口,到城里察皮鞋,总之,一切都要趁早,早点出去,农村是呆不下去了,将来更不是人呆的地方。越晚越被动!

面对熟悉的家乡山水和乡亲,西乌拉帕经常想:你们的苦难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到底要到什么时候?西乌拉帕虽然念完了大学又念研究生,可是他实在看不到希望何在。

所以,一讲起农村,讲起农民,西乌拉帕就只有默默的流泪。

此贴就此暂停,后面打算换一个话题


 文章评论
目前没有任何评论.

↓ 快抢占第1楼,发表你的评论和意见 ↓

发表你的评论
如果你想针对此文发表评论, 请填写下列表单:
姓名: * 必填 (Twitter 用户可输入以 @ 开头的用户名, Steemit 用户可输入 @@ 开头的用户名)
E-mail: 可选 (不会被公开。如果我回复了你的评论,你将会收到邮件通知)
网站 / Blog: 可选
反垃圾广告: 为了防止广告机器人自动发贴, 请计算下列表达式的值:
2 x 4 + 3 = * 必填
评论内容:
* 必填
你可以使用下列标签修饰文字:
[b] 文字 [/b]: 加粗文字
[quote] 文字 [/quote]: 引用文字

 
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猎户星 Google Earth 程序资料 程序生活 评论 Tag 论坛 资源 搜索 联系 关于 隐私声明 版权声明 订阅邮件

程序员小辉 建站于 1997 ◇ 做一名最好的开发者是我不变的理想。
Copyright © XiaoHui.com;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