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程序资料 评论中心 Tag 论坛 其他资源 搜索 消息中心 联系我 关于 RSS

西乌拉帕的幸福大学生活 8


日期: 2002-04-27 14:00 | 联系我 | 关注我: SteemIT, Twitter, Google+

转载自佛山电视

这次,一定写个轻松的真正幸福的话题。

故事发生在总参所属的京西宾馆和伟大的人民大会堂里。这回西乌拉帕可算开了眼界了。

您进过人民大会堂开会吗?没有?!

您进过京西宾馆开会吗?也没有?!

那您也未免太哪个啥了吧!

那就听听西乌拉帕在上述两个中国最神圣、最神秘的地方的光辉历程吧。

(TO BE CONTINUED)

13、 卖方便面

92年小平南巡之后,学校里经商的现象越来越多起来了。在这场中财学生经商热之中,317宿舍始终是最为典型的了。

第一个暑假完毕,西乌拉帕带着办学前班的成功喜悦,回到学校的时候,老略也正从武汉返校,带回来一套修钟表的家伙,并率先在男生宿舍楼大厅摆摊设点,修起了手表,生意异常的红火。

西乌拉帕对老略的手表生意羡慕的不行!因为,在大学里修钟表实在是一个绝好的主意啊!无论富贵或者贫穷,几乎每个大学生都有一块手表,只不过有贵贱之分罢了。

想想也是,大学生是天之娇子,一个人考上大学,那是全家乃至全宗族的光荣啊!即使再穷如西乌拉帕之流,手腕上总有那么一块铁玩意儿!另一方面,偌大的一所大学,几千只表,居然找不到一个维修点,这实在是首都的典型,生活服务业的高度发达,可见一斑。所以,老略的摊子一铺开来,生意就源源不断,不仅男生来了,女生们也来了,老师们来了,系主任也来了。这个行当的精妙之处,就在于它是相当平等的。无论你是什么职务,你总要戴手表吧?除非你戴的是劳力士,否则,国产的手表大多数总要出点问题的吧!而且这种维修服务业收费是最没有底的,利润率极高!

西乌拉帕不知道老略是怎么学会修手表的,而且技艺似乎很精湛。西乌拉帕有好几次希望拜师学艺,但狡猾的老略哪里肯教他?毕竟,一山不容二主!市场的容量就那么大,无论如何是不能傻到培训出自己的竞争对手来的!

老略自从摆摊修手表以来,变得财大气粗起来,几乎每天中午都要买一份鸡腿或者排骨,摆在寝室里的条桌上,呼啦呼啦的啃骨头,可把西乌拉帕给眼红和嘴馋的呀,口水咕噜咕噜的和着醋溜白菜往脖子里咽!有时候忍不住诱惑,铁叉子不自觉的就往老略饭盆里的鸡腿杀去,老略本是大方豁达之人,刚开始也很热情的让大家一起吃鸡腿,奈何这西乌拉帕脸皮厚得很,吃了一块还吃第二块,而且专捡大的吃,老略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渐渐的没有了绅士风度,端起饭盆就开溜。

有好长一段时间,老略中午吃饭都不敢回317来,这里简直就是狼窝啊!尤其是西乌拉帕,那种抢人鸡腿吃的劲头啊,简直就是土匪嘛!

老略渐渐的不敢在回317吃鸡腿了。但他不知什么时候爱上了猪大肠。经常都要自己去菜市场买些猪大肠或鸡头回来,在电炉上炖煮!每当这样的中午,外面的阳光晒得人懒洋洋的,昏昏欲睡。室内满屋子都飘荡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猪大肠臭味。老略这回可算放心啦,再没有人抢他的猪大肠吃了。

没有鸡腿可抢了,西乌拉帕躺在铁架床的上铺,被猪大肠的臭味熏的翻来覆去,无法午睡。

被猪大肠的臭味熏得睡不着的时候,西乌拉帕就思来想去,觉得不能这么老是吃糖醋白菜了;老是厚着脸皮去抢人家的鸡腿吃,毕竟不是君子行为,要是传出去,恐怕要被人笑话的,也许坏了名声,连老婆都找不到呢!

看来,要改善生活,排骨鸡腿猪大肠是不会自己从天而降的,还得靠自己去挣啊!不会修手表虽然实在是平生一大遗憾,但那毕竟是一种科技含量相当高、市场进入门槛更高的产业,没有三五个礼拜的拜师学习恐怕是入不了门的,况且,自私可恶的老略根本就不愿意教!西乌拉帕只得另谋生路。

办法当然有的是,就看你愿不愿意去找!

西乌拉帕要把317宿舍办成杂货超市。主营产品就是方便面和榨菜。

那时候的国内方便面产业,刚刚起步,台湾的统一和康师傅还没有进来。市场上都是清一色的低档塑料袋包装,售价也特便宜,从2毛5到5毛不等,7毛以上的都要算是超豪华级别的了,那是富贵人士才有缘分品尝的,在学校里没有什么市场。象今天的什么“来一桶”,就更是不可想象的了,恐怕要克林顿才有资格吃得起!

所以,西乌拉帕卖方便面的启动资金是非常之低的。进货的地方也不远,就在紫竹院旁边。西乌拉帕经常把一箱方便面绑在自行车后座上,一路狂奔回皂君庙来,那种风风火火的干劲,俨然是在做一项大事业!

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卖方便面的利润率其实是非常之高的,虽然无法跟高科技的钟表维修业相比美,但也足以让西乌拉帕偶尔的从糖醋白菜中转到鸡腿排骨之中来,享受一下人生的难得幸福。

成本不过2毛5一包的方便面,西乌拉帕硬是把它卖到了9毛!这利润率之高和抬高物价的凶悍手法,几乎可以和坐庄0008亿安科技比美。

你也别怪西乌拉帕心黑啊!他一不偷二不抢,凭借自己的努力付出去挣钱,而且完全是遵循了市场规律的呀!

可怜的学二楼的大老爷们,实在拿西乌拉帕这个鸟人没办法啊!因为每晚上11点,学2楼大门咣铛一锁,西乌拉帕就成了这个小小社区里垄断的独家卖主。不要说9毛,半夜肚子饿了,就是19毛你也得买呀不是?!

有一个晚上,楼上一个低年级的小子来敲门买方便面,挑来挑去,最后却被西乌拉帕的报价吓住了,罗嗦地嫌价格太贵,西乌拉帕躺在床上甩出一句:嫌贵您老别买!那人果然很有骨气的放下方便面,悻悻而去。不一会,这哥们又返回来了,这下语气低了八度,二话没说,拿起方便面放下钞票就走了。西乌拉帕得意地哈哈大笑不已。这垄断利润就是高啊!西乌拉帕深深的尝到了垄断的甜头。

10年之后的某一天,西乌拉帕走进中国电信的营业大厅,要求查询自己的话费。电信小姐爱理不理的猫了西乌拉帕一眼,懒洋洋的说,市话不打清单,知道不?!言毕扭头就和同事聊昨晚的小燕子电视剧去了!

西乌拉帕哪里受得了这口恶气?顿时和小姐大吵起来!营业厅里一时热闹了,所有的电信小姐都围过来助战,让西乌拉帕招架不住。连市话不能打清单都不知道!!!西乌拉帕感到自己真是丢尽了脸,似乎自己千错万错,不该提出如此不合理的要求!

尽管对中国电信仇恨滔天,可是说实在的,西乌拉帕还特能理解中国电信为什么敢如此嚣张。不就是垄断吗?老娘当年搞方便面垄断的时候,都没有你们这么凶啊!看来自己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

西乌拉帕是非常非常注重市场营销的。卖方便面的广告在水房、厕所、过道、公告栏贴了被撕撕了又贴再撕再贴再贴再撕,直到不堪其烦的学2楼守门老头把电话打到系主任那里去告状,那才叫“坚韧不拔不屈不挠”。

在一个晴朗的秋天下午,阳光灿烂,碧空万里无云。在全系大会上,系主任不点名的义正词严批评道:“有的同学,千里迢迢到北京来卖方便面...!”

全系上千个俊男靓女的脑袋齐刷刷的就扭了过来,冲着坐最后排的西乌拉帕轰然大笑,那笑声穿过屋顶,飞扬在明媚的首都的蓝天白云之间。系主任得意的微微一笑,随即马上收起笑容,拉下脸来,一副严肃认真的面孔。

西乌拉帕当时心里感到好难过、难堪和尴尬,更多的是愤怒。他有好几次想站起来,冲上讲台去,质问大腹便便的系主任:不卖方便面,西乌拉帕吃啥?您什么时候关心过俺的死活?不就是广告贴多了有人投诉吗?我卖方便面又哪点不对啦?利人利己利社会,哪点不好?好歹是我自己养活自己啊!况且,咱的学习成绩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哪次考试咱不是排全班前10名啦?你们谁的借书证已经换过三次啦???

但西乌拉帕终于没有站起来。

他那时已经有些“成熟”了,学会了忍耐和承受。他知道当众顶撞系主任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也许,系主任也不过是走过场,随便的说一说而已呢?他毕竟是系主任啊,你这么到处到处乱贴广告,把学校搞得乌烟瘴气,他不出来说一说,做做样子,这个系不全乱套了吗?如果你卖方便面,他卖茶叶蛋,我卖明信片,这个系主任是不是也该改叫某某综合商社总经理呢?!所以,西乌拉帕终于没有吭声,理解万岁吧!大家相互理解!你系主任有你系主任的难处,正如我西乌拉帕有自己的难处一样啊!

一开完会,西乌拉帕又忙着到紫竹院进货去了!

果然,西乌拉帕的理解和沉默被证明是正确的。

在挨了批评之后不到一个月,西乌拉帕好运接踵而至,先是被评为中财十杰,接着被推荐入党。西乌拉帕为自己当初的成熟、沉默感到庆幸!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终于长大了!

对前者,西乌拉帕欣然接受了。后者嘛,西乌拉帕躺在铁床上,把入党申请表往下铺的老姚身上一扔,算啦,咱投机倒把的坏事干得够多的了,加入光辉伟大的党组织实在是有辱党的形象啊!就这样,西乌拉帕同志就与党组织擦肩而过了,至今都是觉悟不高的普通群众。

西乌拉帕不是不追求进步,他刚进大学,就在父亲的教导之下向系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可是他自由散漫惯了,从来不知道主动去向组织汇报自己的思想,即使每次团组织活动,他都要借故溜号,没有认真的参加过一次政治学习。所以,虽然西乌拉帕是班上第一个递交入党申请的积极分子,可是在组织的眼里,他似乎并不是一个需要尽快发展的对象,还需要更长时间的考察。

每逢暑假,每当看着那些优秀团员乘坐豪华冷气大吧到北戴河开夏令营的时候,每当在学校食堂外面的玻璃橱窗里看到这些优秀团员在北戴河开心的冲浪和游泳的开心照片时,西乌拉帕心里是多么的羡慕和自卑啊!

西乌拉帕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看见过大海,进京多年了,他做梦都想亲自到北戴河去看海。可是,由于没有钱,自费去旅游几乎是不可能的。唯一可以不花钱的途径,又没有自己的份!西乌拉帕深深自责起来,都怪自己不争气,不上进啊,只知道学习,只知道倒卖方便面赚钱,彻底被拜金主义俘虏了,从而忽略了对自身政治觉悟的提高和培养,以至于错失了去北戴河游海的机会!

当优秀团员就是好啊!这么一趟北戴河之旅,所需的费用,就够你西乌拉帕辛苦卖一个学期的方便面的了!自己咋就这么不争气、不开窍呢?!觉悟落后的西乌拉帕,觉得自己真是落后得不可救药了。

让西乌拉帕大跌眼镜的事情还在后头呢。若干年后,一个名字叫做什么“乘客界”(还是“乘客界”)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因为受贿数千万被判了死刑。

西乌拉帕心里暗自庆幸,幸好自己当初没有入党啊,否则,你西乌拉帕难保不会象“乘客界”一样因为和情妇一起躺在钱上睡觉而睡掉了脑袋?你西乌拉帕觉悟真的就那么高?大权在握而能够不为金钱、情妇美色所动?能够宁可卖方便面也不去索贿贪污?

西乌拉帕反复自问的结果,是他自己的确做不到。

既然做不到,那就最好离权力远一点的好,不是伟大组织的人,西乌拉帕即使想犯错误也没有机会啊!这不就在客观上保护了自己的小命吗?

金钱我所欲也,美色我所欲也,权势亦我所欲也,可是,命都没了,你拿什么来“欲”?所以,西乌拉帕暗自为自己的小聪明庆幸,穷就穷一点吧,好歹咱还活着啊。

能够活着,不已经是很大的幸福了吗?西乌拉帕知足了


 文章评论
目前没有任何评论.

↓ 快抢占第1楼,发表你的评论和意见 ↓

发表你的评论
如果你想针对此文发表评论, 请填写下列表单:
姓名: * 必填 (Twitter 用户可输入以 @ 开头的用户名, Steemit 用户可输入 @@ 开头的用户名)
E-mail: 可选 (不会被公开。如果我回复了你的评论,你将会收到邮件通知)
网站 / Blog: 可选
反垃圾广告: 为了防止广告机器人自动发贴, 请计算下列表达式的值:
3 x 1 + 5 = * 必填
评论内容:
* 必填
你可以使用下列标签修饰文字:
[b] 文字 [/b]: 加粗文字
[quote] 文字 [/quote]: 引用文字

 
首页 随笔 乐走天涯 猎户星 Google Earth 程序资料 程序生活 评论 Tag 论坛 资源 搜索 联系 关于 隐私声明 版权声明 订阅邮件

程序员小辉 建站于 1997 ◇ 做一名最好的开发者是我不变的理想。
Copyright © XiaoHui.com; 保留所有权利。